Random Pieces of Mind

软文一篇

说在前面:这篇短文是一篇披着社会现象评论外皮的招聘文。本着keep it real的本质,我可以现在就告诉你本文其实是想吹我司的工作环境和工作理念的。那么,软文现在开始。

最近关于996的讨论甚嚣尘上,很多企业的大大小小的负责人也纷纷出来站台996,鼓吹梦想与奋斗,青春和福报。但996和梦想有关吗?没有。和奋斗有关吗?也没有。996只和利益有关。在我看来,这其实是比我这篇披着社评外皮的招聘文核心还要拙劣的核心,那就是追求利润而知法犯法。

《资本论》很早就说过,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他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
996比起八小时工作制有多少的利润呢?996的作者算过这笔账:

按照劳动法规定,工作日的加班工资为正常工资的 150%,双休日是 200%,法定假日是 300%,假设 11 天的法定假日你有 6 天在加班,则 996 应得的工资为:(工作日加班费 + 周末加班费 + 法定假日加班费 + 正常工资)/ 正常工资 =(31.5 20 + 1224 + 1230.5 + 820)/ 820 = 2.275

怪不得资本家张嘴就是“法律自有规定摆在那里,这个问题并不是关键”。法律当然在这127%多的利润面前不是关键了。

然后,他们还说了,不996就是不肯奋斗。

不,奋斗必须是自愿的。

员工可以自愿996,千金难买我乐意,但是企业强推996是自私自利的。这给其他企业打开了潘多拉之盒,哇,你996都可以逼人做,我也要996提高利润。另外一家一看,熬个鸡汤就能逼员工干996,那我就多一个小时不过分吧?最终就是造成996下一步就是9106,然后007,然后……只要无产阶级不联合起来,他们就能继续用资本压榨人们。不仅剥削你,还狂妄得想给你洗脑让你自发地认同他。以前有见过被卖了帮人数钱的,现在有被996还支持老板的,异曲同工之妙。

他们还说了,难道你们没有梦想吗?

不,梦想必须是自己的。

当员工的个人权益无法保障,还要在劳动时间上被剥削时,员工的梦想可能本来只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现在变成了热炕头热炕头热炕头,回家累得只想睡觉。连革命的本钱都没有了,谈什么梦想?有的企业家用自己的例子来布道,说我每天工作12个小时,周末不休息,为什么你们还要抱怨?这能是例子吗?企业家自愿工作多久都是应该的,劳动者工作多久那是法律约束的智慧与金钱交易。退一万步说,企业家和员工的回报也不同。请问埃及搬砖的那些个民众们,都有了自己的金字塔吗?

所以,劳动者的梦想才不是为每天多工作那几个小时最后为老板身价后面加几个零,而是给他个人账户后面多几个数。当你不和劳动者站在一起真正同甘时,就别要他和你一样共苦。

毕竟老白曾经说过,

说完了这碗鸡汤主观存在的问题之后,我想喷一下996这个所谓工作方式客观的问题。

工人不可避免地失去對自己工作的控制,從而失去對生活及自我的控制。工人從來都不是自主、自我實現的人類存在,他只能以資產階級欲其所是的模式而存在。

Photo Credit to BBC in partnership with The Open University here

某电商+物流公司简直是我列举这些问题的最佳例子,左手高举在空中,鼓吹996拼搏精神,大家都是兄弟;右手放在解约合同上,说你是性价比低的员工,要裁掉;上半身说自己也很忙比996还狠是8116+8;下半身去强迫女大学生喝酒可能更加忙碌。

曾经有创投大佬说,如果国外的创业者和中国的创业者厮杀,他们会被杀得片甲不留。不管如何,通过流水式剥削员工吃上的人血馒头,这样的胜利应该是典型的胜之不武吧。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996是违法的,再怎么用迷汤灌,他也是违法的。常见不代表正常,违法的事情做的多了不代表就合法了。天天在红灯不能右拐的十字路口右拐,不会让这个红灯不存在。

当一个公司使用资本的力量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不管是软磨还是硬泡,让员工做违法的事情,都是走到了员工的对立面。从来没有一个集体能够站在了成员对立面之后还能持续成功的。

软文部分来了。

当有的公司污名化合法的8小时工作时长时,泼辣则依然本着“信任”的原则,不支持加班,而是由结果导向出发支持效率。从2015年4个学生毕业创业至今一路走来,我们一直相信:

当团队的成员目标一致并且足够优秀的时候,根本不需要额外的工作时间就能够完成其他公司加班都不能完成的成功;

我们也相信远程工作对于人才池的扩大以及团队多样化的优化,从而我们通过一切方式优化远程协作的效率。远程工作并不容易,解决沟通中的问题也有难度,但是我们相信远程本质上是更优解,从而目前已经建立起了行之有效的系统。我们虽然是30人的小公司,但是也为员工报销远程协作时的器材和午餐。

我们也报销员工与公司相关的自我提升的课程或者活动。

同时,可以和世界各地不同文化却同样优秀的人共事,这大概是青春的时候努力成长最好的打开方式。

创业公司往往工作时长令人咋舌,所以很多人问我们,你们泼辣是不是比996还狠,是007?实则不然。说句实话,我们并不按时长来衡量工作,而是按结果。

在工作的项目里,泼辣的团队一定会制定成员均认同的最为合理的期待结果。

我们相信一个高效专注40小时的星期对于绝大部分创业公司来说完成他们的任务绝对足够,只是管理上的懒惰以及制度上的空缺使得大部分公司只能通过填鸭式的加时长来管控结果。

我们会尽全力降低远程协作中的摩擦,并且让大家保持较高的团队荣誉感与归属感。

即便在你居住在硅谷总部和深圳,你也只需要每周来办公室两天和同事一起工作即可。其余时间在家里或者在你喜欢的咖啡馆,听着歌或者撸着猫,写着代码或者画着图,亲测这个体验才是福报。



« 996 ICU :: 泼辣回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