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上海-杭州short weekend

上海-杭州short weekend trip
今年开始,我暗自打算一年至少去上海看外公外婆两趟。这次去,刚好也可以和之前约了很久的纹身师碰头。纹身师是个深中-清华美院的学姐,倒也是巧,跑到了上海做纹身,被我在知乎上看到了。我一直想做的纹身终于可以实现了。从国庆约到现在,终于去了一趟上海,搞了下来。
学姐的工作室叫补丁,公众号叫补丁tattoo,真的很厉害。她最秀的操作是,沟通完需求之后出稿子,但是必须要当天现场才能看稿子,一开始我有点困惑,担心后悔,但是看到稿子的一瞬间就爱上了,就是我想要的样子。
小学的时候,初学英语时,我的英语老师苏曼老师给我起了第一个英文名叫Hill. 现在想想,应该是根据我们的中文名起的,我们班里还有一个Will和一个Bill,名字里都有xiao的发音。广东话的xiao就和ill的尾音很像。

后来学了个儿歌叫two little black birds sitting on a hill, one name is Jack another is Jill. 我学了之后跟我爸妈说了这首儿歌,他们就说他们从此叫Jack和Jill,以后就可以站在我的肩膀上。
至今我爸的邮箱、各种英文id和账号都是jackliang。
这个设计,就是希望能把他们纹在身上,每每看到的时候可以想想我妈。
中间还有太阳和月亮,日月为明,自然是cue一下潘老师的意思。散落着的扑克牌,则是我自己的代表。牌面有一个红桃7,是我爸妈出生的月份,另外几张牌面本来应该是6和2,代表他们出生的年份,但是因为牌在空中是折叠的样子,所以看不太清楚。牌背是潘罗斯三角,主要是表达一个挑战不可能,用潘罗斯大神的原话说,叫做“impossibility in its purest form”

痛是真的痛,不算准备和休息一共躺了三个半小时,细针纹出来有种超现实的感觉,好像是贴的,但是又明明没有触感。纹完之后很开心,用吴戈的话说,叫做觉得自己很勇敢。我甚至也激励了他纹一个大图的念头。
上海看了外公外婆,外婆精神还是很好,外公好像又瘦了一点,耳朵也不好,但是很清醒,四十多年前去过贵州工地名字他也随口就能想起。我买了soylent让他试试,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外婆抓着我聊了四五个小时,让我很开心。外公则打打QQ麻将偶尔出来听一下我们说什么。
纹完身就高铁去了杭州,路上四处借钱集资诚意润玺(当然今天出结果并没有中,要疯狂赔利息哈哈),在杭州天气不好加上我纹身可能消耗过多十分疲惫,两天都是浑浑噩噩的。周日白天睡到早上吃了早餐之后又回房间睡到中午,出门去九溪烟树-龙井走了一转,然后一路走到西湖边遥望雷峰塔,第二天早上很早飞于是就早早回酒店了。
杭州还是很不错的地方,下次要找个天气好的时候好好再逛一下西湖。



« 一趟无奈的北京之旅 :: 动点出海专访post原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