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不完整的夏天

Random Pieces of Mind

不完整的夏天

之前写过一篇blog:毒酒和红绫。说的就是不同的选择。巧的是,最近看到两个朋友做出的决定和变化,恰好契合了那次思考的感悟。
 

所以問我,甘心嗎。其實,人生沒有絕對的選擇,我熱愛從前的漂泊不定,孤獨與壓力,我也同樣熱愛如今穩定踏實的幸福。畢業前那個感恩節,我一個人去巴黎,站在蒙馬特高地拍這迷人的城市,看見鏡頭裡出現親吻的情侶,那一刻,我覺得獨自旅行失去了意義,美景之所以美,是因為與愛的人共同分享。

 

他和我其他在路上认识的许多有趣的人一样,都在不断地提醒着我,在每时每刻,世界上的无数个角落,都发生着比你当下更有趣的事情,你需要去寻找、去经历,去创造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人生故事。这并不是在说第二个选择有多么了不起,更不是在说第一个选择是多么差。而是你需要不断地跳出来,看看你的所处环境是不是你想要到的,它是不是通往你想要的终点。

巧合的是,这两段话都是外语里叫nicole的人说的。
这个夏天,一直不太顺利。反省起来,似乎苦果是自己早早种下的,又似乎是不知来自何处的。记忆中,似乎好多年没有这么差劲的夏天了。
今天和一位脸书的前辈聊天,聊着聊着他打开了话匣子。他说我现在的迷茫是应当驱动自己去奔跑的。他说他当年顶着后911的危机成了他们清华当年唯一一个签证过关的人。因为他是耶鲁博士项目,当年其他所有研究生的全部被拒签了。在耶鲁读了两年博士,他发现一个问题:他读不下去了。他不是写论文的材料。于是他正愁着自己的出路在哪。他一个师兄说:要不你去试试找工作吧。于是现在看来可笑地,他去投了几家公司。除了有人refer的,其他的统统被拒了。最后他去了Google。他说,你现在的忧愁和焦躁,对你完全没有用。除了让自己难受,别无它用。有急迫感是好事,影响心情则是另一回事了。
他又说了他身边的一个故事。他说07年时,Google如日中天,雅虎则江河日下。当时脸书初生牛犊,到处挖人。Google基本没有人去,雅虎一群觉得状况不好的人则跳了过去。现在看来,07年进去的那批人早已赚的盆满钵满。只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所以,苦也好,甜也罢,都没有什么。大概若干年后回头看看,也只是诸多砂砾中一颗沙子罢了。



« 枷锁 :: Jac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