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也谈蹭饭门

Random Pieces of Mind

也谈蹭饭门

最近很火的蹭饭门过程不再赘述,已然在硅谷引起众说纷纭。但是孰是孰非似乎很清晰,除了和吹米公司有相关利益的人之外基本是一面倒地喷他们,然后当中有一部分喷被解雇的程序员,另一部分主张程序员也是受害者。

当然,看到大家都在喷吹米我也就放心了。打着共享经济的大旗声称自己是uber、airbnb,可是人家分享的都是属于自己的东西。Uber共享的是司机自己的时间和自己的车,Airbnb分享的是房东自己的精力和自己的房间。吹米在这次蹭饭门里分享的是什么?一个公司员工东家的饭,和应当在工作的时间。这两样东西都不属于他们自己。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FB员工为了蝇头小利带人蹭饭才被开除的,然而其实真正的问题是伴米本身。这些员工是因为带了几个腾讯的高管进FB才被开除的。说句不好听,工程师人家一两百k工资,还真是不好意思赚那一个小时几十刀的零钱,不如老老实实去多写几行代码,各大bbs上喷他们的人,真心是不动脑子,一看到“老中”犯事就高潮,看了就恶心,一股穷酸劲看不得别人好,一有同胞被坑不知道比谁都开心,瞬间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

FB为什么定义这家公司是有潜在危害的组织,因为这家公司的腾讯高管的公司,投资人里也有腾讯系各种关系。一个被收回offer 的 FB intern,就是带了腾讯的CIO进FB。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带了这家公司的员工进来的同学中招了。另外,FB给这家公司发过律师函,这家公司极品就在,为了摆脱liability,把那些带他们自己人进FB的FB员工,供了出来,说是私人行为。因为FB怀疑这家公司联手FB内部员工,窃取机密。

话说回来,这事吹米确实不地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创始人刘畅以前在鹅厂做PR做惯了这种逆转自以为丑事的活(几年前腾讯大战360的时候记者招待会上哭得梨花带雨的就是她),事情出来之后还在吹自己的情怀,吹fb不接地气,不懂中国,不愧是吹米。而这次火起来之后,她看上似乎还很开心。她在微信中说:

虽然我很寒心被自己同胞黑,但还是很感谢你们能让我们数据飙升,这几天的UV、PV和注册用户都达到历史新高!What doesn’t kill me, make me stronger!

这三观真是独树一帜。毕竟,伴游这种擦边球的事,三观要是正也搞不出来。伴游最接近的英文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escort。刚好最近Ashley Madison不行了,吹米可以接班。

FB的工程师,就确确实实是被坑得很惨。绝大多数硅谷的注册了当伴米的人,都不是为了钱。我身边人当伴米,基本就是一个原因,被bd的妹子劝的想去认识认识人交交朋友。还有甚至半推半就的自己的信息就上去了,我认识的一个FB的一个Google的一个Intel的都是在别人朋友圈里分享的吹米文章里看到自己的信息的。简直流氓。我自己也被这个妹子找过两三回,就因为我在群里说过两个我要去参与的活动,和之前startup搬家的时候,她就来叫我sign up,不过我铮铮铁骨,以及当时特别反感这种传销式推广,愣是没答应,现在想想也是眼光到位,不然落得不干净。

最近创业环境大好,除了刚毕业没多久的年轻人爱跟大流,毛大庆、刘畅这样的老兵也出来创业了,但是也逃不掉国人几个创业的缺点。
第一个就是高度学习国外成功例子,谁融钱多就做个类似的,这边厢wework融了3.6亿,那边厢就来一个优客工场叫urwork;国外teespring做的不错融了35M,国内就弄一个infinitee;Navdy融了20M,国内一瞬间HUD公司如雨后春笋蓝海变红海…这样的例子我简直可以举一个下午。
第二个就是前言不对后语,几天之内就换一套说辞的。罗永浩曾说:“如果手机低于2500我就是你孙子。”然后锤子推出没多久就从3000元降到不到2000元,为他赢得了“公孙浩”的外号。他还发微博说“体面的企业不会用‘X999’的方式拿消费者当傻X,3000就痛痛快快3000,2999太猥琐了。”然后前几天出的坚果手机定价是“太猥琐”的999元,不是“痛痛快快”的1000元。刘畅公关文说的漂漂亮亮一定会为被炒得FB工程师负责,实则为了保命捅他们出去的就是她,而且现在据说也没有跟这些工程师有过什么后续帮忙。给90后抹黑的余佳文号称给员工分红,后来干脆就说我就是做不到。怎么样?

最后,让我讽刺性地引用刘畅姐姐公关文里冠冕堂皇的一句话来结尾

创业之路艰辛,但你们永远是支撑我们走下去的力量。
愿热爱美好的你和我们,在这条路上被世界温柔以待。



« Dean Dill :: 浅聊美国电台歌词审核的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