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关于一个人的周末

Random Pieces of Mind

关于一个人的周末

Edo和表妹周末依靠长假去了滑雪。许久我没有一个人呆着,周五晚上就把脚扭了。万幸扭得不重,脚上冰敷也算及时,居然第二天就能走动,第三天还去打了一场球。算是我回复最快的一次扭伤了。
一个人的自由度极高,去吃什么餐厅都几乎不用排队,想去看什么电影都查查schedule就去了,狼人杀也玩到一两点。但是很容易闲下来没事做。周六晚上在家等狼人杀开局,周日晚上在家等电影都睡着了。说起来,工作上很多事情被同伴做了,心里十分不安。
看了看wedding ringer,不禁想了想,不知道我这辈子能当谁的伴郎,想想也就吴戈、黄导了。恰逢吴戈君生日,在网上搜罗了一下我们的合照,还真是不少,毕竟也已十多年的交情。
然而顺着那个逻辑搜下去,却搜不到别的东西了。我以前的博客,以前的相册,以前的空间,以前的论坛,都已经烟消云散了。辛辛苦苦拖少辉帮我retrieve我的硬盘,也就是为了留点念想。以前哪想到myspace会死去,放心地把东西都放在上面。如今,备份完了,再也没有了。除了脑海里模糊的记忆之外,那些事情就如同从没有发生过一样被遗忘。



« 关于自我认知 :: 由一条朋友圈想开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