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写在25岁

Random Pieces of Mind

写在25岁

25岁生日大概是一个很尴尬的日子。

不像18岁,是昭示成青春和成熟的分水岭,退后一步还把自己当做是一个孩子,往前一步却自以为能够窥探成人的世界。

不像21岁,在美国那就是你有没有合法酒精的护身符。即便之前非法地喝过再多次酒,那一夜都要把自己合法地灌醉。

不像24岁,终于度过了十二生肖的两轮,基本是一个步入社会的初生牛犊,或者是仍在研习世间奥秘的学者。前者与后者,24都是一个里程碑。

25呢?25什么都不是。过了五个五年?过了一百岁的四分之一?过了半百的一半?都不重要。似乎跟之前的日子比起来一下就失去了意义,并且从此就是进入了十年一次的感慨。奔三了,不惑了,知天命了。然后就不再想记得岁数了。

25了,学会了什么呢?
大概学会了一点点看开。

以前我在意着很多,活得很累。以为别人会在意我的所作所为,以为朋友会judge我的行为举止。其实,在这个球形的世界里,你是世界的中心,你也是世界的边缘。当你在意的时候,这世界就绕着你转。你的每个决定都仿佛可以决定时间的推动和历史的发展。但当你不在意的时候,蝴蝶效应似乎都失去了效果。你再怎么打扮、再怎么思考,该发生的事情依旧会发生。倒不如让自己开心一点。每天上班到底是穿着好看的衬衣,还是舒服的短袖Tee?每天下班后究竟是独自待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看看新闻写写博客,还是回家躺在床上玩手机,还是去外面和朋友不醉不归?这都不重要。大概并不会改变什么。明天到了公司依旧是一样的活堆积如山,只不过区别可能是自己有没有头疼欲裂的宿醉而已。衬衣和短袖的区别也可以是一个女同事的赞扬和男同事的笑闹。这都不重要。这都会在这一天结束的时候消失殆尽。

为了上班近一点,我执意要从家里搬出来到公司附近。这样我可以走路上下班,即便似乎没有生活没有人生没有自由。但是我不太在意。因为是短租,所以住进了一个条件略差的房子,便宜,但是小的可怜,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徒四壁。朋友都说“是我我真住不下去”,爸妈一开始也持着反对意见。但是我却没心没肺般地不以为然。破就破,无非是晚上八个小时睡梦中过,在哪里睡不都是只图头顶那片瓦,身下六尺床。借住一个半月也没有什么,毕竟总归有人会住这样的地方,为何不能住呢?

累的时候以为撑不下去了,和开发或者合作撕逼的时候以为忍不了了,但是站起来倒杯水甩甩手走两圈之后,又觉得没什么了。好像突然没了什么负担,没了什么羁绊,有的大概只是自己。

也许这样很自私,逐渐把自己的生活活成了一个紧紧封闭的环,即便周末和形形色色的人逢场作戏推杯换盏,或者洗涤自我沉思生活,到头来还是一个人疲惫地倒头睡着。和本科的时候特别相似,但是区别就在现在的我有一点点看开,不在意这渺小的自己在渺小的人生中渺小地笑着这渺小的世界。



« 狐狸和兔子 :: 荒野猎人,超蝙,以及花花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