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匆匆的柬埔寨

Random Pieces of Mind

匆匆的柬埔寨

清明未能成行的柬埔寨,在端午去了。也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心情调整吧。可惜假期很短,路却很长,没能把柬埔寨这个国家玩明白,甚至连暹粒这个城市都没有玩明白。

降落在金边,据说海关的官员们腐败成性,但是惊讶地并没有被索取贿赂。我们除了机场之后租了一个wifi,就打了车去酒店。第一晚住在Raffles,酒店很老,但是服务很好。

出机场的的士小哥很真诚地毛遂自荐,说包他的车去暹粒来回3天时间他还充当导游只要200美金。算了算这三天随叫随到的费用,还是很划算的。心里留了一手的我还悄悄问了问酒店前台,他们也纷纷表示这个是个好deal。

于是我就聘用了他,事实证明这是这次最值的一笔交易。小哥人靠谱,从不迟到,最后一天还能4点把我们开五个小时车从暹粒开会金边赶飞机,一路上也带我们吃本地的菜跑前跑后,让我十分感动。回去还加了他fb,互发照片作为中柬友谊的见证。

说回旅程,到金边的当晚我们去了金边的夜市,看上去平平无奇,大概并不出名,我们晃悠了半圈就悻悻地回了酒店睡觉。第二天倒是去金边皇宫参观了一下,奈何天气太热只想上车去暹粒。皇宫并不太气派,想想和紫禁城是一个级别的但是量级上却差了不知多少个级别就感到有点微妙。

去暹粒的路上小哥带我们去了一个建在水上木屋的餐厅,味道很好,而且地方也很有当地特色。当餐厅服务员根本不会说英语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这个地方并不是游客常来的店。

六个小时半睡半醒到了暹粒之后,先去吴哥窟买了个票,在sala lodge下榻之后就去暹粒的夜市。果然是比首都旅游业要发达不少的城市,这里的夜市完全是另一个level,东西还便宜,一条阿里巴巴裤只要两美金,一个小饰品只要一美金。

sala lodge也是意外之喜,一个瑞士人不远万里来到了柬埔寨之后被当地的文化和美丽锁震惊定居了下来,买下了市中一块有着若干间双层树屋的地皮,整修之后做成酒店。整个区域有大概16间每间都不同的木屋,各具特色,都是60多年以上的建筑,里面保持着大概以前的装修和保持原样而翻新的家具,原生态加上一点点现代化,让柬埔寨本地的美原汁原味地被保留在了树屋里。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窗外的青蛙、昆虫的叫声;浴室里不时出现的壁虎;屋子四周的青草绿树无不在提醒着人与自然的平衡和和谐。强力推荐。

第二天想赶早在吴哥窟看日出,于是早早地四点半就坐上了小哥的车去到了吴哥窟。可惜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小雨,于是在绵绵细雨中伴着清晨的阳光,吴哥窟揭开了面纱。

吴哥窟大概是认识吴戈之后一直想去的地方,随处可见的天神和阿修罗抬着蛇取甘露的建筑,一直提醒着我们这是原本属于印度教的建筑群。始建于公元802年的吴哥窟一直是印度教的神庙和王宫。在公元十四世纪中叶又成为了佛教大乘教的神庙,十五世纪初叶,暹罗(泰国)入侵真腊吴哥窟之后,因暹罗人信奉上座部小乘佛教,又变为上座部小乘佛教的神庙。此后吴哥窟一直是上座部小乘佛寺,延续到了今天。

真正到了吴哥窟,才真正能够体验那种让任何文字都变得苍白的沧桑和静谧感。在森林中沉睡了几百年然后才重新在世人面前出现的他,就像一个默默打坐的僧人,不悲不喜微笑看着身边的旅人来来往往,看着红尘潮起潮落。

在吴哥窟转了一整圈之后,去了本次旅行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神殿,塔普伦寺。

加亚华尔曼七世在1186年为了纪念母亲,即下令着手兴建塔普伦寺。当年它是一所拥有高僧、祭司,舞女,具有庙宇和修院双重功用的神殿。十九世纪中叶法国人发现塔普伦寺之后,即因整座寺庙已被树根茎干纠缠盘结在一起而放弃整修,保持了原始模样,由此形成了塔普伦寺林寺一体的独特景象与标记。结实雄大的榙普伦寺,被当地人称为蛇树的卡波克树所盘踞,它们粗壮发亮的根茎,绕过梁柱、探入石缝、盘绕在屋檐上、裹住窗门,由一颗不起眼的小种子开始,历经数百年的努力,深稳紧密地缚住神庙,让枝干有力地向天攀升。而今卡波克葱茂的树叶就像祈神的臂膀,成功地伸向天际,与神庙交错相缠,蔚为奇观。  

这一座神殿真真正正体现了人类的渺小和大自然母亲的威力。人和人们所崇拜的神祗,在百年之后,都被大自然所吞噬,最后只有大自然依然还在。当时的人和他们跪拜的神像,都化作一抔黄土。

去完塔普伦之后,就去了高棉的微笑所在的巴戎寺。

巴戎寺的外观似乎与吴哥窟很相似,但巴戎寺是一所一开始就崇奉佛教的寺院。他的最高处是一座涂金的圆形宝塔,建在两层空心的台基之上。周围建起了48座大小不一的宝塔,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中心宝塔。每一座宝塔上四面佛的原型就是阇耶跋摩七世本人。这一共49座佛塔均为巨大的四面佛雕像,佛像脸带安详的微笑,这就是令吴哥窟蜚声世界的“高棉的微笑”。

从吴哥城离开之后,小哥带我们去了一个湖上的村庄。村里的人世世代代居住在湖上,每年涨潮的时候会把家搬到离岸近一点的地方,落潮的时候又离岸远一点。而所谓搬家,其实就是用快艇拉着他们居住的船屋停靠到另一个地方罢了。渔民的生活靠着打渔、抓鳄鱼为生;实在是一种和我所理解的村庄大相径庭却又息息相关的生活。

回到了酒店之后,稍事休息,我们就又去了夜市。去了Angelina Jolie拍摄古墓丽影时最爱的酒吧和她最爱点的鸡尾酒,小哥又带我们去了一个当地人很喜欢的餐厅,在也是种买了点纪念品之后就回去睡觉了。毕竟第二天是一个三点要起床赶飞机的日子。

第二天,小哥四点就准时在酒店门口,凌晨的柬埔寨路上人很少,虽然没有高速公路,但是六个小时的路,小哥愣是五个小时赶到了。在机场我们拥抱作别,这几天承蒙他的照顾,让我们的旅途多了很多方便,也更加本地,不那么游客。

感恩,感谢,感动。也很喜欢这个国家,暹粒这个城市。希望还有机会,再去吴哥窟可以看一次日出。



« 为安 :: 收藏纸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