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十年:老文新读

Random Pieces of Mind

十年:老文新读

这就是魔鬼城么?传说魔鬼居住的城池。什么啊,明明是连魔鬼都不愿居住的地方啊。
一阵风声鹤唳,呼啸而过的鬼泣般的哀嚎,让我不禁打了冷战。一片荒芜和阴森,明明是正午时分,阳光也正刺眼,汗水也自顾自地浸湿了我的衬衫,然而一股不可知的感觉却涌上了脑袋。
一种内心对大自然的崇拜和反省自身的默然。
旅人相互之间隔得很远,但是仍是给我心里的空荡加上了保险,可笑地想要是真的遇到魔鬼大声喊叫至少会有人听见。
我毫不吝啬地或者说贪婪地使用着拍立得,景色几乎不需要角度不需要技术,随处都是活生生的照片。
我想起以前的我一直希望来到这里大声喊出对某个人的爱意,但是真正到了这里却又失去了当时想法的原因和意愿。
一转眼十年,转轮般飞快。
在双桥边上的慈祥的老奶奶那买了一把纸伞,但是没有撑着。因为脑子里面总是有戴望舒思念的丁香般的姑娘的影子在摇曳吧。下午5点6点的斜阳行将下山,小河两岸的房屋被夕阳抚触,影子泻在流水中缓缓淌去。我很喜欢这种情形,就像旷野里耀眼的山花满目扑面而来一样吸引。
慢慢走也会脚酸,我望见不远处一间茶馆,就走去吃茶。茶馆的老板是个笑脸盈盈的中年人,茶馆里面客人不多,他也就闲暇地和我搭话。我要了一杯当地有名的阿婆茶。一盏清茗,一洗尘心。是三毛说的吧,应当不错。三轮开水烫过时,馆里放着吴侬软语配着丝弦管竹的轻柔,我一时醉了。
谢过店家,我开始往回走,桥下流水荡涤着别样的情绪,桥上的人也一个个心平气和。我向往这种生活,年长的周庄,这份年华的韵味像一个半老的徐娘轻启朱唇娓娓道来水乡的故事,让我心甘情愿挥霍28岁的年华在这篇天人成就的画卷中。
深南大道永远车水马龙,即便11点也是镁光灯配合汽车尾气谋杀你的视觉嗅觉。车窗外灯火通明,我踩足油门奔向coco park。
酒吧烟雾弥漫,纸醉金迷之余多数寂寞无名的人在这里找寻自己。我经过他们身边没皱眉,虽然我从心里觉得酒精麻醉神经是最愚蠢的事情,但是我也深深的知道痛到深处的时候无法自拔真的很无助。10年前一如是,10年后也没变。
回到家,我把满是烟味的外套扔在沙发上,径直走去厨房冰箱拿柠檬汁。应酬,赔笑,故作高深,表里不一,口蜜腹剑。我把这些形容词全送给刚结束的晚餐。装模作样约在starbucks,呷一口摩卡,连嘴里最初的香醇都没吞咽下就开始明争暗斗。公司收购计划一再搁浅,人事跳槽,扩张失败,一个个都和在我面前这些和我谈笑风生的董事密切相关。
我舔着被柠檬汁浸酸的嘴唇,打开窗户,180度城市景观雷同得让我视觉神经疲劳得想痉挛。我真的才知道,市场就像磨得散发迷人香气的一砚墨,被引诱地跳进去就拔不出来。
我带着恨咬着那片柠檬,冰块太多了,我在头疼之前想。
忽地从床上坐起来,原來只是南柯一梦吧。
我笑了,卻如庄生一般,不知是今夜的我梦見十年后的我,還是魔鬼城的我或是周庄的我抑或是深圳的我梦見了今夜的我。十年之後我不知道我到底會怎麽樣,或是這其中一種。或是均不是。但我只希望走過不後悔。
浮生一如翡翠般的夢境。燦爛而不被捕捉。
08年冬天写的文章。
六年过去了。现在在硅谷电脑前的我不知道距离六年前,更接近哪一个想象中的自己。
饶是我当年再想破脑壳,也看不到现在的我自己。如同现在想破脑壳也不知道可以去哪里把在网路上失去的文字找回来。
也许是缘分。多年以前我在hillliang.spaces.live.com保持着一个博客,多年后在wordpress重拾博客,愕然发现wordpress是live spaces的继承。这种感觉实在太过于玄妙,以至于不得不把这篇文章翻出来重录在这个地方作为纪念。
幸亏我趁着人人网还没像blogcn和myspace那样死去之前,把一部分以前写的东西记录下来。不然我现在也没有办法跳出时空看以前的东西。如同坐着时光机,我读着六年前的文字,如同透过屏幕听着那稚嫩十八岁少年讲着自己的故事。以为自己是大英雄,其实只是小喽啰。
又有谁能跳出时光的桎梏,一直做大英雄呢?



« 银色的疾风 :: 屠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