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夜宴

Random Pieces of Mind

夜宴

那个男人的两只手的袖扣价格就顶的上他的整套西装。他不无怨恨地想。
“他一定要装到如此地严肃而完美么?”他心中默默地念道。
面对镜子里被汗浸湿的自己,他开始一点点被所谓嫉妒吞噬。
“我自觉是一只兽。”他对自己说。

或者更准确地说,他如今的情形就像是箭在弦上的,一个手中握着泛着寒光的匕首的一个游行者,愤怒地徘徊在深夜的街上。
于是他重新走出洗手间。身边的waiter长的很清秀,对他说:“先生,希望你享受这次晚餐。”
“又是背好了的台词吧。这孩子不知道会用什么手段才能继续向上爬。嗯。抓着一个富婆之类的。”他胡乱地想。
随手拿起一块可能稍微有一点点烧得过分的牛排。
一小块。具体是几分熟他早已不记得。
因为入口的略微苦涩让他的神经绷得更紧。
那个男人的自信令人窒息,他侃侃而谈的样子和出口成章的感觉让他有种…
嗯…
冲动。
 
 
撇开主观因素不谈,自己在多年运作的事业上说花费的心血一定要比眼前这个富家公子多得多。况且从一个公司的被裁员工发展到如今,他的成就可谓有目共睹。
但是在这个富豪云集的晚会上他的存在感一如落入汪洋的雨滴一样瞬间消失殆尽。
更何况是这种纯粹靠着父亲的余荫吃饭的贵公子,又怎能理解他当时创业的艰辛和面对冷眼时的无奈。
但是偏偏就是这种人物在这种晚会上这样地暗地羞辱他。
“上次在斯堪的纳维亚的那次旅行,你还记得啊。没错,希腊船王对你很有意思呢啊哈。”
“哦不不不,不要再和我提那种刁民了,每次邀请他们吃饭我都很郁闷。连1873和1973年的红酒都分不出来区别的人我实在不想和他们同桌。”
“什么?你的意思是上次我送你那个手袋太大了。哦好吧我承认是我叫秘书选的。哈哈。”
于是一句句话无论有意无意都刺入他的深处。
“我不是什么神经病。”他对自己说。
即便很多年之前心理医生就奉劝过他,关于什么由于职业焦虑引起的心理敏感。但是他一直不以为然。
 
“那个阿联酋王室家的那艘游艇你去了么,嗯。上面还真是不错啊,我差点有向他买下它的冲动。”
“说起来,这位女士真是面熟啊,我们以前见过么?”
于是他忍耐不下去,他走向那个男人,脸就快贴到他的头发一样(他才发现那个男人并不像他想象那样高大),对他说:“你吃樱桃么?”
“呃,这位先生,我们好像不认识。”
你认识我才见鬼,他暗骂。
“那么你吃樱桃么?”他锲而不舍。
“好吧,如果这是你结交朋友的一个途径我怕我不得不处于礼貌回答你,是的。”
我才不需要结交你这样的人…人渣,他接着在心里面暗骂。
他转身走开,留下愕然的那个男人和身边的女人们。
“或许这是一个小插曲,要知道晚会的主任似乎请了马戏团来助兴。哈哈。也许刚才那个人等下会表演空中飞人或者穿火圈之类的东西。”
嚯嚯,好戏你就等着看,他心想。
他走过很多名流的身边,伸手拿了一个樱桃,轻咬一口。
 
也许自己得到邀请完全是一个意外,因为他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地方。
每个人谈论的奢侈品都是他梦中见到的东西,而在他们嘴中却是有着种种缺点。
即便他身上的西装还算合衬,但是他明显感觉后背的衣服已经因为汗而贴在背上。他一边想着自己收到邀请函的时候还自以为可以成为当晚焦点时候的得意和如今被打压的失落。这种鲜明的对比让他的心头又阴霾一片。
已经将近35岁了,身家估计还不到那个男人的百分之一,即便他并不是靠自己的双手得到的财富。那么自己还要努力多久才可以像他一样侃侃而谈呢。再过100个35年么?
嘈杂的宴会突然因为一个清嗓子的声音安静。
“尊敬的来宾,女士们先生们,现在让我们欢迎晚会的组织者。迪德安先生发言。”
出现在会场中心的身影果不其然是那个男人。Ditian是么?他心想。
“大家晚上好,很高兴可以在这里与这个社会的许多顶层人物见面。哦,当然不包括你,帕里什先生,你可以算是顶层的顶层了。那么我举办这个晚会的原因呢,一方面是为了结识这些优秀的人物,另一方面当然是寻找我的女朋友了。那么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大家可以在这次晚会上enjoy yourselves.送上我最真挚的敬意,给这个城市的最优秀的你们。敬,美好的未来。”那个男人令人厌倦地举起酒杯,小拇指还微微翘起来。和嘴角一样。
见鬼,我可不是什么城市里的优秀人物,我只是一个小小上市公司的总裁罢了。那句关于女朋友的还真是会引起单身女性甚至已婚女性的骚动呢。他不平衡地想。
话说回来,到底未来是否美好可不是取决于你哦,Ditian。他对自己笑笑。
 
这让他不知为何想起,之前一次他坐火车的时候。一个有亚洲人面孔却自称是纯正英格兰人的男人坐在他对面,他有极其无聊的人才会使用的手法把火车上的餐巾一张张地叠得整整齐齐,然后用极不相称的速度把火车的配餐吃完。当那人在用湿漉漉的手帕抹油腻腻的嘴的时候(当然他不知道到底哪个更脏一点)他才刚刚开始吃开胃菜。那人就开始自己的长篇大论,关于在埃菲尔铁塔上吃了一个价值3000英镑的埃菲尔铁塔形状的雪糕,和自己在非洲与真正的非洲狮搏斗的所谓真相。还有那人自称拥有着10部以上的法拉利和他在言语中透露出的对富豪的不屑和对自己的满意。让他感到一阵寒意的同时,他发现,发表这种无意义言论的技能是自己怎么也学不会的东西之一。当然那种叠餐巾的手法也是他学不会的东西之一了。
 
若是这么说的话那么面前这个名字拼法很古怪的貌似英格兰绅士,却操着一股地道的美国英语的男人,Ditian。在这次晚会上所展示的一切就更是他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的技能了。在女士面前炫耀自己的财力和与其他影视红星的秘史,还有如此地坦然面对其他被冷落的男性(肯定是包括了他)的鄙夷眼光。
他又鼓起勇气走向那个男人。Ditian看到他就笑笑对身边的女士说:“哦,看看我们的空中飞人。怎么了,那座大炮把你打来了?哦,忘了告诉你,我除了樱桃,有时候还喜欢吃一些李子。尤其是像小丑鼻子那么红的。你是没化妆吧。哈哈。”
这种盛气凌人的感觉让他刚才压抑许久的冲动像项圈断了的老虎一样,他没说话,没回嘴,走向身边放着很多牛排的碟子上拿来一把餐刀。
Ditian明显是被吓到了。但是他没有停手,他一个箭步走向前,左手掐住Ditian,或者说他的猎物的脖子,右手把刀伸进了猎物长大了的嘴巴。
“我不是什么小丑或者空中飞人。”他用低沉得连自己都快要认不出来的声音说道。
“好好好,有话好好说,我的上帝啊。”Ditian含糊不清地说。要知道嘴巴里含着一个将近20厘米的餐刀的确发音会受到一定的阻碍。
“还有一件事,李子和樱桃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他恨恨地说。右手使劲地用刀搅着Ditian的可怜的嘴巴。殷红的血毫不犹豫地流出。嗯,作为餐刀那样的存在的确不能够很锐利,相反地,当你真正地用一把很钝的冷兵器去搅动自己的嘴巴的时候,你真的会觉得…嗯。骂娘根本对于这种迟缓性的痛苦无补于事。
Ditian挣扎的面孔和尖叫跑开的女人形成一副混乱的壁画。嗯。或者是,一副美好的壁画。他甚至开始有一点点这么陶醉了。
血滴在了Ditian可能价值连城的西装上面。“这倒是不错的装饰。“他想。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没有人报警,很多人也只是站在一边捂着嘴巴惊讶地看着这个刚才还风光一时的晚会组织者被一个穿着西装的客人用餐刀凌辱。
“想当一个真正的小丑么?”他用力挤出一丝笑容,用刀把Ditian的嘴巴…类似于扩大了的动作。Ditian痛苦地哀嚎了一声,晕倒在了地上。
他用手捋了捋头发,扬长而去。
嗯,应该在他嘴里放上一个樱桃,这样他才知道她和李子的区别。他想。


 
高中旧文。
想起来那时候真的很爱跑题做细节描写。还有写得一手好翻译腔。当然YY功力似乎还是不到家。现在想想当初写这篇文章的动机实在不记得了,但是真是值得商榷…



« 反对 :: 寂寞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