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大和小

Random Pieces of Mind

大和小

Google昨天宣布重组,改名为Alphabet,似乎要以字母表的形式将公司几大业务分区,Google搜索引擎专门负责赚钱,其他基本负责烧钱。
Google过去的几年已经越来越臃肿,里面的办公室政治无疑也会越来越多,这种情况下,公司成立一个新的母公司叫 Alphabet,它是一个集团公司,和股神的Berkshire Hathaway很相似。下面包含一系列按照业务独立出来的全资子公司,比如 Google,Google X-Lab,Life Sciences(高级隐形眼镜),Calico(长寿),Ventures & Capital等等。
这样,下面的子公司就可以不用过多担心母公司股东的担忧,放开手脚做自己的事情。
早在Google做Google X之前,很多公司就干过类似的事。1925年AT&T就买了贝尔实验室开始研究尖端电信科技,出了7个诺贝尔,太阳能电池、激光、C语言等等科技瑰宝。1970年Xerox展开了Xerox PARC研究室,多年来发明了激光打印机、鼠标、以太网、图形用户界面GUI、图标、下拉菜单、所见即所得文本编辑器、语音压缩技术等等神迹。这都是证明了当聪明人不需要顾虑生存的时候,往往可以如同目标是星辰大海般做出很伟大的事业。

这一点上,很像当今的独立职业人。
各行各业都有着独立制作人,而且就在我们身边,外语学姐郭可是独立音乐人,很长一段时间内用的markdown编辑器Mou是独立软件制作人罗晨做的,手机上好几个app是独立游戏公司做的,最近很火的《鲤》和一直很火的Minecraft被微软收购前都是独立制作室倒腾出来的,虎扑上最爱的作家张家玮是自由撰稿人,甚至之前Polarr聘过的两个contractor法国的Beasty和西班牙的David也是独立设计师和独立程序员。
他们追求美学和艺术,追求自我满足和自我提高,钱只是这漫漫追求过程中自然而然就来了的附加值。他们多数没有股东,少数工作室或许有一些理解他们的投资人,但是绝大部分都是对且仅对自己负责。
铺垫了这么多个自然段,我想说的是,独立工作室和大型企业,如同早期风投界的天使和机构,在互相靠近。
当企业有了除了盈利之外的愿景的时候,往往会和投资者(盈利是唯一愿景)产生不可抗拒的矛盾,甚至泛化一点来说这是硅谷和华尔街理念上的矛盾。当华尔街的资金进驻到硅谷中去的时候,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变得金钱导向。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毕竟对于很多企业来说,赚钱本就是一个天生的目的。这样,企业就会被股东束缚,无法做自己认为是正确的决策。
独立工作者,则恰好相反。由于闲云野鹤,且孤掌难鸣,往往缺乏续航能力,能持续地做出佳作的独立制作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当下风投圈也各种天使机构化,机构天使化。个人天使一个个成立微型基金,一方面找大型机构做LP,一方面做其他天使的LP规避风险,投的钱也比以前多。基金则开始愿意写小支票,越投越早越投越小,办孵化器参加活动刷脸颁奖当评委,和天使一样万花丛中过。
这都是大大的好事。大的想变小,小的在变大。每一个人都在往自己的comfort zone外用力伸展,成就以前没想过的成功。
引用这次Google改名公开信里的两句话。

We’ve long believed that over time companies tend to get comfortable doing the same thing, just making incremental changes. But in the technology industry, where revolutionary ideas drive the next big growth areas, you need to be a bit uncomfortable to stay relevant.



« 好戏 :: 又见昆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