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她会一直在的。

Random Pieces of Mind

她会一直在的。

5月2号白天的时候,我妈昏迷的时候出现了多次室颤。医生说这是心跳骤停的前兆,与此同时多巴胺开始失去效用,即便每小时注入9ml这样大的剂量,每二十分钟测量一次我妈的血压还是直线下降。
医生说,大概是过不了明天白天了。

于是晚上我和我爸还有舅舅决定不睡,彻夜守着她。
在3号凌晨3点半的时候,室颤开始变得严重,持续时间明显变长,血压也已经降到了60/30之低。我们坐在她旁边,我爸开始大哭。攥着她的手,叫着她的名字,叫她放心地走,不要回头。

在5月3号4点10分的时候。她走了。

我一直以为我准备够充分。
因为我没有哭。我只是呆站着,看着跑来跑去的护士和医生,看着这房间内一个个闪动的人,看着曾经把我带大的她,看着被病魔摧残的见者落泪的她的身躯,动弹不得。
只是站着。
然后开始怀疑这一切。
然后像一个木人一样。送她去太平间。在太平间门口烧纸。回到医院结账。去殡仪馆。和一个个闻讯而来的她的朋友握手。听他们叫我节哀。瞻仰遗体。送去火化。我都没有哭。甚至送她进火化炉的那一瞬间外面开始下雨,不真实得犹如小说。

但是在我抱着她的照片的时候,我再也支持不住,靠着墙哭了起来。原来心痛是真的,心脏真的会痛。
看着她照片的时候,我知道我再也没有她了,我永远失去她了。带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人,把我带大的人,教会我一切的人,再也不会夸我乖,再也不会做饭给我吃,再也不会叫我的名字了。

“你妈走了,我都不知道怎么生活了。”今天在车上,我爸这么和我说,然后突然红了眼眶。我只能伸出手拍他的背, 跟他说我妈一直都在。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这是我妈没昏迷的时候看我哭了,和我说的话。她就是这个他人在她面前为她哭还能笑着安慰的人,她也是一个答应了一定做得到的人,
她会一直在的。



« 安乐 :: 对于全世界,你只是某个人。对于某个人,你是全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