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安乐

Random Pieces of Mind

安乐

一个星期可以发生的事情很多。
上星期的时候,我妈还能说话,交流,只是精力差一点,今天我妈已经昏迷四天多了。
上次我和我妈交流应该是三天前她浅昏迷的时候,叶阿姨做了菜带来。我尝试性地在她耳边说,中午吃了叶阿姨带的菜,辣椒炒肉,没你做得好。她仿佛听到了,露出了一点笑容。
那大概是她这几天最后一次笑。
癌症患者晚期的疼痛,大概不是任何非患者能够了解的。妈妈的肝衰竭之剧,已经到了排出的胆汁都是血的地步。医生说内部的脏器逐步都在失效。
表现形式就是简单粗暴地血压下降。从120/80一直到75/40,然后昨天用多巴胺注射进去强行拉高血压,今天却也失去了效用。医生说,多巴胺会逐渐失效,但是也不能停,一停血压就会消失。
国内并没有安乐死,即便我们都知道每每多熬一天都是对她的折磨,也没有人能够做主把维持她的那根管子拔掉。止痛药和镇定剂让她保持昏迷,否则一旦清醒,那疼痛会让她全身颤抖不止。但这样,对于她又有什么好处?对于家人,又有什么意义?
今天我爸没扛住,趴在她身边号啕大哭。他说你走吧,别撑了,你太难受了,你放心吧。这一年辞去工作24小时陪伴着她,瘦了十几斤的他,也没了言语。我没法安慰他,正如我没法安慰自己。他已如此尽力,医生说这么多年没见过如同我爸这样晚上也不敢深睡,不上班一直陪伴一直照顾的人,却依然迎来这个结果,我如何安慰他?
他说,等我俩安排好她的后事,他就去旅游,把之前我妈去的没带他去的地方都走一遍。
去寻求安乐。



« 生命已成痛苦之时 :: 她会一直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