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幸福是一碗米粉

Random Pieces of Mind

幸福是一碗米粉

 
十年前,去过那间桂林米粉店。罗湖人也许路过过那间小店面,就在洪湖沃尔玛的侧面。
那时候一碗米粉才只要五块。每每我和老妈因为我想吃油豆腐而走到沃尔玛去买时,回来的时候,都会绕去那间米粉店吃一顿。
店子在路边,很小,歪歪扭扭地摆着四张桌子,大概坐了7、8个人就已经很挤了。老板是个广东人,操着一口带着腔调的普通话,他就搬着一张板凳,坐在旁边,手里攥着老花镜和报纸,一边招呼着客人。他从不写单,只是直接向厨房喊着客人点的粉面。
店子只有简单的几种米粉和面,我口咸,整天自称在湖南呆过从而喜欢吃辣椒。每次点了牛丸粉就下很多的辣椒,这时候我妈就会说“下少点,辣。”我妈不喜吃肉,说来也怪,却一点不瘦。点的米粉总是点些鱼丸牛腩之类,然后上来之后把肉慢慢地挑出来给我。那时我小,只觉有的多吃肉很是开心,完全没注意我妈只是吃着一碗空荡荡的面。
吃的时候,有时路边经过几个的士师傅,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老板扯皮,说的久了,老板就说什么“又过来吹水啊,唔使揾食唔使做嘢咩。剌剌声翻工啦”
十年后,坐在车上准备回家时,我妈突然提到了从前那间米粉店。就拽着我和我爸去到了回忆里的那间铺面。停车坐下之后才发现,一碗粉早已涨到九块钱了。点了一碗虾丸一碗猪肉一碗牛肉,坐着等着。老板还是老板,跟路过的司机扯淡。还是坐在店子里,拿着报纸,扯着嗓子跟厨房喊着各种粉面的名字。
米粉端上来了,我正打算往里面加辣椒,我妈说:“别加太多,辣。”我一恍神,好像回到了小学时候背着书包和老妈去买菜的时候。回过神来,看到碗里多了好几粒虾丸。我看看我妈,碗里又是除了粉就空空如也。我说:“妈你又把肉给我了。”我妈笑笑:“我又不吃肉。”
回家的路上,我爸说:“好像没以前好吃了啊。”我妈笑着说:“以前没东西吃,当然觉得好吃了。”
大概回忆里的一些东西总是美好很多很多。
 
这是3、4年前的旧文,重拾来看不禁想到曾经扯过的另一篇短文,当时说幸福是袁术要的一杯蜂蜜水,幸福是吕布要的光打仗不想事。扯的原因是源自后汉书“术既叨贪,布亦翻覆。”
幸福难吗?在我看来。难。只有不再得到的时候,回头想,才觉得幸福曾是那么简单。
但是幸福又那么简单。只要她在附近的时候,你小心地感知、把握,如同把玩一件古玩,聆听一首爵士,欣赏一幅画作,拥抱一个家人那样小心,那你就能见到她的模样。



« 说还是做 :: 走马观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