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广电封杀papi和Theranos走下神坛,以及工作中的两个相似的例子。

Random Pieces of Mind

广电封杀papi和Theranos走下神坛,以及工作中的两个相似的例子。

Elizabeth Holmes和Papi酱,两个拿了大投资的女性最近都惹了麻烦。这大概是我联想到这两个新闻的原因:都是女性创业者,都有着“最”光环(第一网红、最年轻女富豪),都被风投青睐,都风头一时无两过,也都陷入了ZF的监管和参与,都有可能走出泥潭(即便很困难),两边的投资人都不被看好然而还都不会血本无归并且差的远。

Papi被下架一时间很多人叫好,当然不管是夹带私货单纯不喜欢这个人,还是从艺术角度不喜欢这个项目,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的监管不透明,而Papi只是被下架的一个最富有争议的人物而已。广电的审核机制从来让人摸不着头脑,给的理由也从来都是冠冕堂皇而空洞无物。粗口、内涵,难道真的就是真正原因吗?在一个不透明的监管组织可以随便干涉封杀人们所看的节目的时候,这个监管的力度和规则就变得尤为可贵。

工作上恰好出现了类似的事件,合作的平台需要我们制作广告投放在他们平台上。我们就去找设计师做。但是每每做出来的广告交上去就被批回来,“颜色不好看”、“人物太淡了”。我就要再找设计师重新做。把颜色和人物改好了,又被批回来。“按钮太大了”、“边框太粗了”。我就问:“一、为什么不能一次告诉我?二、审核有没有规则?有没有白纸黑字的准则我可以遵守,这样不用交一次改一次。设计师也烦,我也烦,你也烦。”然而回复是:“没有什么规则啊。我们就是有一个人在管。他说了算。”

这个人就一手操控这个平台上所有投放的广告。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权力,但是会让我和我的设计师头疼到半夜。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监管规则不透明。说的明白点,就是“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爷说砍你就砍你。”这种没有标准不受控制的权力,是极其不合适、不科学、不应当存在的。

Elizabeth那边厢又是另一回事,是一个硅谷最近都在出现的事情,就是创业者没办法圆上自己吹过的牛逼。Theranos已经是一个很大型的公司了,我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刚从Groupon跳了过去。但是大的公司也会犯创业公司的错误,那就是饼画得太大,做不出来。

Theranos声称自己掌握的技术,被美国医保与医助服务中心在一份报告中称,会让患者“面临直接的威胁。”Safeway随后放弃了与 Theranos 建立合作的机会,而连锁药店 Walgreens 则暂时不再使用 Theranos 在Palo Alto的Lab,直至作出进一步调查。联邦监管机构计划取缔这个Lab,甚至Elizabeth Holmes和总裁Sunny Balwani还将被禁止两年之内再次运营其他血液分析测试公司。

这就有点尴尬了,对已经面临一系列质疑的Theranos来说,这个消息直接威胁到了公司的未来生存。自去年10月份开始,Theranos就被曝光血液测试分析结果不准确,实验室管理成问题,甚至FDA也在问题曝光一周后勒令公司停止使用Edison设备。

这就是昔日硅谷的热门创业公司,估值90亿美元的独角兽。生物科技创业原本就将要面对比其他行业更多的困难与挫折,失败的几率也异常的高,但是又因为这些公司从创办之初就是怀着造福人类的美好愿景,可以想象,任何一次成功都将为我们的社会带来巨大的价值,从而,他们的估值很容易就飚上天。但是画出来的蓝图,还是要脚踏实地,不然实现不了的时候打自己脸特别的疼。

不得不说另一个工作中遇到的类似的例子,我们的一个承包商,在我们不完全知情的情况下,请了大老板来听他们全年计划的宣讲。结果在宣讲上吹得天花乱坠,好像各路明星都是他们亲密无间的朋友和家人,随便请来办演唱会都不是问题。为了不泄露机密资料,我就不说是那些国内一线艺人了,只能说当时我们听宣讲会的时候是懵逼的,因为之前从来没听他们提起过。聊得老板对于前景是十分期待,对于我们的演唱会计划是十分看好。结果,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当时说好的艺人一个都没谈下来。坑的不是一般的快和狠。最后就只能让我们给他们擦屁股。

当然,身为一个优秀的产品策划,我的宗旨就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所以,这些问题都是生活的佐料,饭后的下酒菜罢了。供君一笑。



« 跑在前面的人,追赶在后面的人..? :: Detox part 1:生活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