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总是一起打球的人

Random Pieces of Mind

总是一起打球的人

万里独行宋岱玮
要是让我评 “红花郎杯之我最喜爱的身形相似二人后场组合”
第一名我一定给人气偶像组合宋岱玮、干萤辉。
偶像哥宋岱玮的打法经历了很多个阶段。
高一时,他是”三分线内一米开始三步垫步上篮“,依靠他出色的足球基础,在人群中穿梭突破。这一招被他的头号粉丝朱汉丞研习很久后,改编成了朱汉丞版的”三秒区内一步开始三步垫步左晃右晃实则还在原地上篮最终不是被盖就是掉球“
高二时,经历了血腥的市赛,他改变成”高速防守反击下快攻,夹肘转身突破“。这一杀招让他和钟国通在市赛里如同两个光速飞转的车轮见招拆招,唯快不破。
高三时,他又转型成”背身单打转三威胁,空中二次腾空跳投”。 在野球场造犯规以及威慑力尤其有效。
而大学临近毕业的宋先生,却开拓出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人称“万里独行窝内横”。但凡自己人打球,必是阿干防。但凡阿干防,便完全不顾往日情面,肘子膝盖什么统统往阿干身上招呼,加上神准的三分跳投,端的是让人无可奈何。
宋偶像最大特点,是带着一股气去打球。当他和自己人打球的时候,常常是带着随便玩玩的chill的气在打。让你跟他仿佛认真不起来,然后趁你病拿你命。
当他打外面的人的时候,那股气就成了满腔的怒气。隐隐带着队友如同雷神下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哪里人多就往哪里突破,不杀个对面人仰马翻誓不罢休。
心不在焉干萤辉
干萤辉作为跳高健儿,打法也经历了若干个不同阶段。首先是“哥就是蹦蹦跳跳啊你要嫌烦你来抓我啊“,这一阶段尤其令人烦恼,常见一个肩膀悠长脖子犹短的身影在场上左蹦右跳。
第二阶段是”哥不仅蹦蹦跳跳哦,现在蹦蹦跳跳完之后回外线射球”然而彼时的阿干还算瘦弱,如同长头发的吉诺比利和膝盖不需要抽水的韦德,经常被撞飞但是打进诡异的进球。
所以你经常看见一个肩膀悠长脖子犹短的人形倒在地上and one.
奈何高中毕业后,打法进入第三阶段,愈发地向詹天佑靠拢。成功增重之后的阿干,辅以天生优秀的弹跳力和弹速,开发出了一套突破碾压式的打法。经常在一个小型变向之后突破硬上,然后回头问我们:“像不像XXX?(XXX为任意一个不是詹姆斯的球星)”我们全部摇摇头说:”不像,像詹姆斯。“ 于是便看见一个肩膀悠长脖子犹短的背影默默地走向中线。
阿干性格甚为温和,我们往往以黑阿干为乐,他都不以为然。什么心不在焉啊,说话特别小声总是听不见啊,老被马可人调侃啊…见面就黑,不见面也黑。但是阿干欣然接受,总是笑嘻嘻的。这就和张晓东不一样。
你对张晓东说:“张晓东,干你啊!”张晓东就摇头晃脑:“啊哈哈哈来啊干我啊!”
你对干萤辉说:“干萤辉,干你啊!”干萤辉就说什么你反正也听不见。
但是你知道,阿干在你严肃认真需要帮助的时候肯定会挺身而出的。如同球队落后的时候干萤辉肯定会控球指挥大家跑位一样。
只不过他喊的跑位大家都没听清就是了。
 
千惊万喜吴少辉
猪神吴少辉,成名作是高一三人篮球赛猪杀阮麟均。彼时的吴少辉,意气风发,每每自己觉得无法射进的球,都能拐弯抹角地滑进框内。而最为要命的是,这货射的球基本都是令人感觉无法射进,于是负负得正,反而成为了一个水准以上的定点射手。
更为可贵的是,假如吴少屎投射进NBA,算是一个最为理想的总冠军拼图。跑位积极,敢投敢抢,任劳任怨。
吴少辉身高着实不算出众,弹跳也只能算是中等。然而少辉深知态度决定一切。身高不行就卡位。弹跳不行就冲抢。往往在篮下看到一个面相凶煞的人离地五厘米横着飞过来,多半是吴少辉。
可惜,近来吴少辉进攻选择质量大跌。每每腰位拿球被包夹,都是自信地转身后仰跳投。殊不知多半是被盖个老太太钻被窝。
即便如此,在半场的空位,你总是能看见他的身影。
最重要的是,不管你怎么叼他,他都可以欣然接受而改正。此等品德,尤其是当一个人和张晓东一个队的时候,是尤为重要的。
居尔一拳张晓东
一个很忧伤的故事。
我小学五年级就认识了张晓东。
实在是十分的忧伤。
张晓东小学就会那招”三十度角背打虚晃两下背转身双手擦板”,初中我看着他用这招爆了吴戈五个,爆了五个吴戈。 高中我看着他用这招打班级联赛,打三人篮球赛。大学他打野球,自己打,热身……所以张晓东,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熟悉这一招的人。他用这招至今捉摸已有十一年……
我第一次听到队友对手论,便是从张晓东处听来的。犹记得张晓东狠狠地说:“妈的,神一样的对手都比不上猪一样的队友。”那时团队意识淡薄的我深深地咀嚼了这句话很久,很久。
张晓东的黑点尤多,比如身处剑桥但是一身痞气。比如“妈的见到电动的当然要抢啊,少三块钱燃油附加费啊!”
或者“今晚去不去东莞?全套300双飞500,这样算起来少100啊!”
又或者“什么?你说不正宗不要钱?给我来三碟不正宗的!一碟在这吃两碟打包!”
逢龙遇虎吴戈
鼠爷与我相识甚久。被我黑得也多。
但是鼠爷在球场上着实是一条真汉子。从前走着轻盈飘逸的突破风,但是由于现在和我一同增重不少,控球功夫不减,蜕变成了大肉盾。虽然说得一口港式娘娘腔的好粤语,但是打起球来,可是冷森森让人胆寒。而且,逢龙遇虎不是说笑,碰到如同宋偶像这样难搞的对象,鼠爷发起狠来,宋偶像也会一筹莫展。
某次在深大打野,鼠爷防不住一个cba后卫(注:CBA后卫指的是在野球场穿着印有单位名称的球衣,投篮姿势不甚标准但是很准,突破中规中矩,不做夸张空中动作,犹爱挡拆的后卫们。简单来说就是除了投篮很准之外一切和宋偶像相反的人们)
防不住该cba后卫之后,鼠爷恼羞成怒,毕竟场下这么多人看着呢,这口恶气怎么能不出一下?于是一次进攻的时候,阿干喊了个要传球,大家都听成他要单打,鼠爷挺起胸膛,给阿干做了一个单挡,愣是把那个后卫挡得震碎了五脏六腑。Cba后卫几乎摔倒在地,喉头一甜,无奈地说道:“我次奥哥们,你这也太硬了吧……”
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让别人吃了个哑巴亏之后如果还横,那也不是你鼠爷了。鼠爷当下赔笑道:“哎呀哥们真不好意思,我没注意。这球给你给你。”瞬间化解了问题,cba后卫从此看到鼠爷开道都绕路走,鼠爷球场君子的美名也在深大不胫而走。
张晓东看到我写了上一篇文章,很不满意,问我为什么老黑他。并叫我也黑一黑吴戈。我说,我哪篇提到吴戈的文章没黑他?连带着对少年时代的哀思的那篇文章,也要黑一黑鼠爷的二十分钟先生。张晓东说,不过瘾,你要多黑几下。我思前想后,也只能再勉强黑一黑了。
比如说,每次出去见一些有一段时间没见的人。经常会出现这么一个场景。
A说:“我丢,梁逍你怎么这么肥?”
然后B扯扯A的衣袖:“梁逍这还算好,你看看吴戈。“
A通常都会说:“啊哪个是吴戈…?”
当然,这也是为什么鼠爷家那么远我都愿意天天接他出来玩的原因。死也要有垫背的不是?
这黑得够了吧东哥?
百命藏麟张卓毅
张卓毅大家都叫他爱哥。但是这个爱哥外号怎么来的,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
张卓毅黑点甚少。为人正直不说,而且球场上体力之好令人发指。
以前,我们都是欢脱的少年的时候,爱哥就体现出了他的好体格。一般打起球来,最先虚的是张晓东。“艾卧槽我的腰好酸。我先歇一下。”
然后大概就是顺水推舟的鼠爷。“啊我陪张晓东休息。”(实则是自己也累了吧混蛋,鼠爷怎么可能会愿意陪张晓东…)
后面就是Table.“我丢好hi攰”
之后可能阿干会说一些什么东西,没太听清。估计是累了吧。
这样大家一个个倒下之后。爱哥通常还在跑着篮。“快点咧再开一场咧。”
如今,大家都是一群打学生无聊打大叔无奈的年纪的时候,爱哥仍然不改本色。
“我还没用力呢 …你们都不打啦那我去对面加队了…”
爱哥还有令人称道的蜕变。就是高一的他原是和初中一样的射手,温文尔雅,谦逊和善。奈何碰上了张晓东这种王八……班赛前夕张晓东给爱哥的特训充斥着这样的训话。
“卧槽你就这样给他一肘,怕hi啊…”
“丢啊,你管他是不是先一掌拍下去,打到手就打到咯,打不到不就tm赚了吗?”
“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啊,先下手为强!”
…于是在一日日的特训中,爱哥终于撕下善良的面具,变成了人见人怕的大杀器。
上了大学,据说他的作息和高中还是一样。”做题打球找Isa“
逆坂走丸苏国强
苏国强从初中起,就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丫射球往前转。
试想一下,如何能将球射成前转?小强没在怕。
小强身为潮州好男人经常被鼠爷拿来开stereotypical玩笑。
“我丢潮州牛肉丸,小强你来点菜吧。“
苏国强身为宋偶像的好基友兼粉丝,和爆波对于偶像的处理方式截然不同。
爆波是宋先生的动作必须学习,学得一点都不像,然后带着极高的团队荣誉感打球。“我丢这球漂亮!好hi牛!”常常自己队友进球爆波会发出这种发自肺腑的赞赏。
苏老板不是这样的路线。苏老板是走“爱一个人,就要亲手成就他”的路线。每次都领防宋偶像。脚步有时跟不上,被一步过掉,也要绽放出生命的力量努力成就宋偶像的进球。如同麦迪那个3+1身前的邓肯,你又怎么能不觉得他是尊重着这门运动呢?
小强前几天给我最深印象,就是和吴少辉相爱相杀缠缠绵绵到天涯的那几个回合。你盖我一个,我还你一个。你在我头上摘一个板,我下手掏掉你一个球。你是索夫洛萨,我是托尼阿伦。然而小强化身篮板狂魔,冲抢篮板之凶狠,简直和平日里的谦谦君子截然两人。力压大望村冠军拼图吴少辉。
小强还有一个变化,就是从以前的三分炮台,转身突破手。小强步调稳,不加速,而且用着那三板斧“右手突破转身假动作晃人换左手” ”起跳后诡异传球“ ”背打转身后仰跳投“ 端的是让人头疼…
但愿苏国强进入职场之后不要像微博狂传的那个四大帅哥变大叔一样,变身龚国强。
万里长屠钟远耀
Table, 不对,现在应该改口叫Zack了,是我以前住在莲塘一起回家的小伙伴。
Table以惊人到恶心的臂展出名,高中率先增重之后走地板流。曾经是球权大黑洞,但是在张晓东因材施教的培养之后,变成了一个高效合理的得分点。有多高效呢?曾经我们在场上打球,Table到后面基本一碰球就被犯规,而且是犯得很惨的那种,不是苏国强对宋偶像那种用嘴犯规,而是把Table打在地上踩两脚那种。彼时只有心宽没有体胖的吴戈君不禁发出了感叹“哎,table也是妈生的。”
要知道,至今让吴戈君发出这样类似感叹的都是球场Bug级的人物。先是初中的盛圳哥哥,一手45°打板人见人怕。然后高一的西瓜仔,逆天的腰力和弹跳在彼时民智初开端的是难以防守。第三个就是被人按在地上打的Table. 当然不是说宋偶像就不BUG,只是人家速度快到对手想把他按在地上打都摸不着而已。
高中的时候以肘子出名。以前也说过,丫就是是不是就先给你两肘子再说。但是现在的Table,变化很多。减重之后,虽然还是地板流,但是突破比以前多了很多。但是好比很久没有弹吉他,突然天天弹,肯定是有一些滞涩。Table如今的突破,荒腔走板,歪瓜裂枣。但是就是在你觉得“我擦咧怎么可以这么奇怪!”的那一个失身失神湿身失慎的瞬间,Table就如同炎炎夏日里东门街头的一阵卷起地上碎纸张的风掠过你的身边。虽然卷起的是碎纸张,但是总归是夏日里的风不是?虽然感觉不对,但是总归是能得分不是?
打球的时候,开车的人总要负责把一些小伙伴送回家。像我和张晓东这种水库狗,出门只能开车,我是因为没有的士,张晓东则是因为没有电动的士。出门的时候还好说,回家的时候就苦了。因为罗湖仔不多,回家的时候又经不起Table小眼睛中蕴含着那份期望和无辜,只好好事做到最底,送佛送到鹏兴。
如今Table就要远走USC,改名叫一个正常一点的英文名,愿他在南加大若是上台表演模仿秀的时候,记得先跟别人说他在干什么…不然在台上表演杨宗纬,会被人以为他上台之后精神breakdown.
请君入瓮阮麟均
阿官我该怎么形容呢?我苍白的文字根本无法形容这个男人。
这个风一般的汉子,操着一口总有着各种各样俗语的广东话,打着风一般的篮球。吴戈常说,阮麟均的强,是一种散发出来的王霸之气。如同张晓东散发的那股王八之气一样,是你不需要走近都能感受得到的一股气场。感觉他在球场上拿着球,你就很放心。
阿官经常问一些有的没有的东西,问得十分深入,然后当你以为他对此感兴趣的时候,他就来一句 “冇啊,得个‘知’字嗟。”
阿官常年占据我们心目中的最强人地位。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俗话又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阿官能把没那么强的队友凝聚成一支战斗力暴涨的队伍。如同带着指挥官光环一样,可以让队友的数值上升的阿官,和张晓东的对手队友论相比高下立判。
阿官在队友真心不给力的时候也会自己站出来。就如同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天,当我和宋偶像还有他三个人一队的时候。那天宋生通宵未眠,虚得一比吊糟,平日飞天遁地的他跳起来连篮网都摸不着,平日满场飞奔的他被Table用速度过了。而我就一如既往的虚,加上连续两次三分外挂把一整年的手感都透支完了之后,这支球队的重任就自然落在了唯一一个不虚的人身上。
阿官前几场还多传球,尝试着唤醒两个沉睡的人。人毕竟不是铁打的,宋生着实无法挺身而出。篮框毕竟是铁打的,就是我在三分线外一次次出手打出来的。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可俗话又说靠人不如靠己。阿官就蹭蹭蹭几个单打,那脚步真是骚的一比吊糟,像一只球场上的花蝴蝶,迎着夕阳在对方三人组成的花丛中浪荡。看着他一个175左右的身影,扛着一两个180的大汉上篮,四处跑动,带着球插花假动作投篮。我和宋生在三分线外,手牵手,坐下来看着这表演,不由得醉了。
阿官扭头轻启朱唇,缓缓地说道:“叼你地个嘴咩,得唔得啊,唔得翻顺德啊!”
天医无缝张梦龙
梦龙是苦逼北京诅咒七人游成员之一。
四年前的暑假,我们开开心心从外语毕业,带着对大学的憧憬和高考放榜之前的逃避之心,我们一行七人去了北京。成员是我、阿干、马可人、梦龙、王茜、买开、lemon.
四年前的少年们没有想过,也许当时我们在地坛骑着小电摩风驰电掣的时候无意间画出了一个诅咒的阵法图,四年后的今天,七人游中的四个男生,都很苦逼地没有大学毕业。
梦龙高中的时候人称爆地龙,每每在内线拿球先爆地一记,如同法师的奥爆AOE,身边的人都会虎躯一震飞开,梦龙就轻松上篮。这招屡屡出现在梦龙在的地方。
梦龙低位要球,后卫传过去,KABOOOOOM!梦龙使用了爆地,效果拔群!
梦龙抢到前场篮板。啊要来了!KABOOOOOOOOOOM!梦龙使用了爆地,命中要害!
但是经过了大学的磨练,足球篮球双队的光环,梦龙也把足球步伐和篮球手感完美结合,加上强悍的体力,梦龙瞬间睥睨终生。
如今的梦龙,是这样的:
梦龙低位要球,后卫传过去,要爆地了吗????KABOOOOOOM,梦龙一个转身挑篮,效果惊人!
梦龙抢到前场篮板。啊要来爆地了!!KABOOOOOOOOOM,梦龙一个脑后传球给到弧顶的吴戈,果断出手两分拿下!我次奥我没看错吧,吴戈投篮进了?
梦龙对于传球从不吝啬,但是他也害怕一个人,这个人只要当你队友,那就算你是阮麟均也救不了,天地无用形容的就是他。
天地无用朱汉丞
“天地无全功,圣人无全能,万物无全用。”-列子
到了波哥这,就要把全和无字换个位置。
我其实是不想写波哥的,因为他实在是不符合我的题目。
“这几天总是一起打球的人(三)”
一是他这几天没打球,然后他也没跟我们一起,最重要的是他是二不是三。
但是还是黑一黑波哥好了。毕竟很久没见到他,还有一些些思念。有时候在饭桌上还会不经意地提到波哥。“波哥又挂机了。” “波哥现在改名叫浪子波了。”真是波哥不在江湖,但是江湖中自有波哥的传说。
然而球场上的波哥就是截然不同的样子。大家都知道波哥是一个团队主义球员。
秉承着“队友比我强则我也强,队友比我弱则不太可能除非是马可人。”的信念。每每有人进球,尤其是宋生进球的时候,会有一声响彻云霄的叫好声“我丢!”你就知道又有波哥的队友进球了。
波哥还有一大爱好是模仿宋生。其实这也是有缘故的。波哥的身形,注定了他没办法学吴戈纵横捭阖,也没办法像Table霸王扛鼎,也没什么人会想学张晓东那个“三十度角背打虚晃两下背转身双手擦板” ,于是就模仿和自己身形比较相似的宋生。奈何身体协调性和足球出身的宋生差距较大,波哥也是纸片一样的身板,所以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两个队五个人看着波哥欧洲步三步上篮,大家都等着波哥开斋,奈何球还是被他自己扔飞到界外。
波哥第三爱好就是挑衅吴戈。“我丢我今天打球要爆死吴戈”某一天波哥在微信群内不知道吃了什么火药,放出了如此的厥词。
过了一分钟,吴戈改了微信群名,我们都擦了擦冷汗。
“下午哥要干爆波大家躲远点别崩你们一身血”
似乎也是从那天过后,大家都没见过波哥了。只有提到波哥的时候,吴戈嘴边会浮现一丝轻蔑的微笑。究竟是去了新加坡还是市二医院,没人知晓。
斗转星移刘骁
刘骁又是一名足球小将。可是这货现在沉迷LOL,在场上一天到晚絮絮叨叨一些LOL名词。张晓东三十度角背打虚晃两下背转身双手擦板,刘骁就说:“哈哈张晓东放了个E”宋生一个加速突破,刘骁就惊呼:“我次奥宋生一个闪现就过去了。”大家多次精妙传球到小强手里之后,小强一个no look传丢了之后,刘骁就会说:“艾玛放了个空大。嘻嘻。”
丫经常穿个小polo立个小领子,穿着个小跑鞋踩着小单车就出来了,而且因为要上班的缘故,经常来的很晚,他就说:“哈哈你们都残血了吧哥哥来收割人头了。”
当然收割人头的后果一般也是大家打个几分钟就剩下落寞的刘骁一个人投球,大家都回城回血了。
刘骁打球十分聪明,射球很精准,突破端的是诡异无比。跟他一个队打球十分舒服,他多数球的处理都比较合理,然后不太合理的那些骚搞的球却偏偏都能打进,实在是防不胜防。
说到防不胜防,就要说说吴戈在场上的心理战术。吴戈犹爱在场上用心理战打压别人。对面快要射球的时候,他一般会喊:“叼,不用防,抢篮板,不会进的。”
这句话十分微妙。如果你不进,他就说:“你看,说了不会进。” 此时他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但是通常像刘骁这种人,越是在逆境越是能进球,当然像哥这样的三分小神童,手感来了,想不进都难,说啥都没用。所以,如果那球进了,吴戈就会放出连招的第二记“叼,这种球防了跟没防一样,不用管他。”让你原本得意洋洋的心况次一下一盆冷水泼下来。下次你但凡要是出手,吴戈就立于不败之地了。他的连招终结技就会马上轰上你的脸。
你要是进了,他就教育道:“叼,都说了防了跟没防一样。”
你要是不进,他就得瑟道:“叼,都说了不用管他。”
中华语文的奥妙和美丽,就在这里。
旧文一篇。一年多没和他们打球了。如今不知又是一番什么风景。



« 所谓羁绊,就是甜蜜的负担。所谓幸福,就是负担着甜蜜。 :: 昆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