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时间一

Random Pieces of Mind

时间一

我在战火中厮杀过,也在静谧中沉睡过。
我爬上过最高的山峰,也达到过大陆的最远端。
我被千万人跪在地上崇拜过,也曾隐姓埋名在山林中隐居过。

我见过无数的人,他们的声音我无法区分,他们的相貌我无法辨别,他们的思想我无法记住,但只有一个值得我记得。
她叫诺提娅。
她很特别。
她和我相遇过很多次。有的时候她会老一点,有时候她又年轻一点。即便我度过了和人类历史几乎一样长的时间,即使我在历史的长河中蹒跚了如此之久,我依然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的那天,虽然那并不是她第一次见到我。

那时候我站在昆仑山上时,眺望远方的晚霞。晚霞烧得正艳,映得昆仑如同拔地而起的一团火一样。
“好漂亮啊。和纽约的傍晚好像。“她不知何时站在了我旁边。我扭头看她,她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我说:”是的,很美。请问你是谁?“
她说:“啊,就是这次了,这是你第一次见我,陆压,我是诺提娅。”她望向我伸出手。
不知为何,我接过她的手,如同接受了馈赠一般。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不解地问。
“因为我们一样特别,很多年之后我们会再次见面,我们注定会相遇。”
我问她:“你也和我一样,时间在你身上停滞了吗?”
“不,”她说,”相反地,时间在我身上一直在流动。但是和他们不一样,时间对我不是线性的,我像是一条跳出河流的鱼,落下了之后我也不知道我会掉在河流的哪里。“
”你喜欢这样吗?“我好奇地问道。
”当你在的时候,我很喜欢。“她转头过来看着我,她蓝色的眼眸深邃得像八纮九野之水溢出了归墟那样,闪烁着晶莹的光,后来我那千生万世都再也没有见到过那样的眼睛。“但我不确定你在不在。所以每一次跃迁都是一次冒险,或者都是一次寻找。只不过我一直在找你。”
“所以,我们是朋友吗?”我问着这个眼前的陌生姑娘。
“不,不只是朋友。”
然后她粲然一笑,像天边淡去的晚霞一样,消失在逐渐浓厚的夜色中。

下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千多年。在罗马斗兽场门外,她看上去比上次见到她的时候要年轻一点,服装也明显表示着她不来自这里。但并不因为这些,而是因为她那从瀑布般金发中露出的湛蓝眼睛,我马上认出了她。她在哭泣,在慌乱,在彷徨无助。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我对她说。可她一脸惊恐,似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诺提娅?”
她瞪大眼睛看着我。”你是谁?发生了什么?“
”我是陆压。我们很久之前见过面。但那时候也许是你的很久之后。“
”我不明白。“
”诺提娅,看着我。不要害怕。我们一样特别,很多年之后我们会再次见面,我们注定会相遇。我会在这个世界等你。“
我像多年前她对我伸出手一样,把手伸向她。她握住了之后,趴在我的怀里哭着。
然后如同烟雾一样消失。

又过了几百年,这几百年中我一直在等待,等待她再次跃迁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无数次地对人类失去兴趣,又无数次强迫自己拾起,只为了让存活变得不那么枯燥。我见证了社会的成立与毁灭,历史的发生和消退。但这些都不重要,我只想再见她一次,这个洪荒之中唯一能够理解我,并且被我理解的人。
然后,她出现在我面前,没有一点预兆。
我走近她身边的时候,她笑着。说“陆压,我们见面了。”
我伸出手,说:“好久不见。”
她接过我的手,说:“是吗?很久吗?我总没办法感觉。”
“五百多年了。”我抚摸着她的指节,喃喃自语着。
“这么久了吗?”
“是啊。”
“上次是什么时候?”
“在斗兽场外面。那时候你还很小。”
“啊,那是第一次。”
“你还好吗?”我的五指和她的交错,扣在一起,我想抓紧她不让她从我指尖溜走。
多希望这一刻可以长久。但她的时间总是很短,就像我的时间总是很长。
“我很好。看到你之后就更好了。”
“为什么?”其实我想说“我也是”,可我没有说出口。
“你就像我唯一的常量。通过你我才能知道时间,知道变化,知道我是谁。”
“我也是。”我还是说了出口。
“陆压,答应我,在我们可以的时候陪着我,好吗?”
“好。”
于是我们坐下来,在那条小溪边,脚浸在溪水里,她头靠在我肩膀上。一言一语地聊着我们见过的奇观。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大概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所谓大概,是因为我感觉到了她凑近我脸颊时的温热,和她长长的睫毛,但是还没有感觉到嘴唇时,她消散在了空中。
像第一次那样。像每一次那样。



« 12秒差距 :: 诺提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