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昆哥

Random Pieces of Mind

昆哥

认识昆哥似乎是在11年的中秋左右。彼时初来咋到的我准备着去参加中秋晚会玩。看到一个酷炫的乐队正在彩排。心里埋着对音乐的热爱,我就过去结识了一下。
寒暄了一下,昆哥说他是广州的。我就乐了,终于给我找到了粤语使用者。马上就跟昆哥攀谈了起来。留了留电话,说以后打球玩歌再联系。
昆哥之靠谱,基本是我认识的人当中靠谱程度前三的存在。假如阿干巅峰时期的靠谱程度单位换算成是一个阿干的话,昆哥的平均水平基本能达到3.5个阿干,不要问我怎么算的…
后来住在宿舍的我,每次要去打球都要走好远。昆哥每每要是去,都会去把我捎去球场。回家的时候也把我捎回来。说实话,虽然祖籍不是广东,但是浸淫了十几年的粤语环境,让我不禁地跟昆哥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后来在宿舍住腻了,昆哥说不如我们俩一起找房子住吧,我也想搬家了。于是在一个回国玩耍之后的夏天,我拖着行李,从走错路的的士上步行了两个mile,到了昆哥1900 Richard Jones Road的房间。至此,昆哥1900 Richard Jones第一三分射手的名头,就转到了我的名下。
一块在richard jones的生活中,昆哥对我十分照顾。现在反思那时的我,确实自理能力自律能力什么都欠缺。昆哥也算是不厌其烦地容忍我的队友之坑。晃荡了一年左右,我们才找到心目中的房子,搬到了2707 Barton Ave,把大神也忽悠到了一块住,从此开始了没羞没躁的音乐生活,晚上回家写好作业他们俩就抱起木吉他,我们仨坐在厅里想着玩个啥歌。当然,2707 Barton Ave第一三分射手的名号,依然是被我所拥有。
昆哥弹吉他出身,后来被大神忽悠去弹贝斯。基本是流行歌听一遍就能扒下来,别的歌听个三四遍就能搞清楚的节奏。我不太懂这些,但是总觉得昆哥很特么强,就像大神很特么强一个道理。昆哥也爱玩和音,我对于这种拥有瞬间能抓住合音能力的人总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
昆哥生性比较淡泊,喜怒哀乐不入于胸次,对于很多事情都不太在乎,红尘滚滚,我难以看透,有的时候过于执着,昆哥常会跟我说:“叼,有hi所谓。”
但是淡泊的同时,昆哥也有原则。有的时候我急了,他也会说:“叼,咁点得啊,唔忍得啊。”
昆哥还是个超好的倾听者。我经常碰到不顺心的事情,他看我愁眉苦脸,也知道我正常的状态suppose是打了鸡血而不是苦相,他就问我:“点啊,又抠唔到女啊?”我把苦水给他一吐,心情好很多。昆哥常会安慰我:“冇事啦,你得嘅。”要是配上一碗面,简直就像在TVB里一样。
昆哥最爱德州扑克及其周边,以至于我几乎想和他解除人人的好友关系,因为他的人人基本就是他德州扑克的比赛记录…每次困到不行,他总是能跑回去网上打tournament,原地复活满血满魔。一讲到德州或者Chinese Poker就会两眼放光孜孜不倦。我最爱听到昆哥来一句“今晚tournament又赢咗,听日请食饭。”
昆哥的食饭,一般来说,都是自己亲手做的经典spaghetti加meatball,在1900的时候,我天天犯懒回家就吃着昆哥做的spaghetti,又是一夜。
原以为和昆哥会一直舍友到我毕业离开vandy的时候。殊不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phd昆哥的老板着草去了休斯顿,昆哥也不得不卷铺盖准备跑路。带着我们的思念带着我们的赌资跑去真正的德州了。
但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到了时候人是总要各散东西的。
我两袖空空,身无长物,但可长歌一曲。送你离开,千里之外,好儿郎浑身是胆,壮志豪情四海远名扬。昆哥好走。有空我杀去德州吃spaghetti. 苟富贵莫相忘。 @陈昱昆



« 总是一起打球的人 :: 高中球场杂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