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杂记(写于13年夏,revisted)

Random Pieces of Mind

杂记(写于13年夏,revisted)

这个暑假基本是今年的缩影。混乱。超出计划。
先说一下怎么突然订机票回国了。
原本四月的时候四处找暑期实习。原本打算老老实实在美国实习两个月。不回国了。而且F1签证过期,回国就必须要续签,怕是实习完来不及,所以索性不做回国打算,剩下机票钱在另一个城市打拼也好。
谁知四处投简历面试碰壁,华纳音乐电话面试的时候恰逢物理考试,硬着头皮顶上被认为作弊的风险出教室接了电话,脑内全是动量守恒热力学定律一众有的没有的,回答的一塌糊涂。

后来投的好莱坞实习也尽数有去无回。只有一家Circle of Confusion,制作了行尸走肉的娱乐制作管理公司再给了面试机会,可是迟迟也不下结果,也只好作罢。
当时唯一幸存的是比佛利山的一家自称是VC的小公司。一直对工作讳言莫深,只说是sales,却一直没提sell什么。当时我心想以我之前在猎头的经验,做sales应当得心应手。于是一口答应下来。和LA的几个USC的朋友打了招呼,租好了房子,便准备过去。
期末恍恍惚惚考完,就去了亚特兰大,陪着吴戈君参加了毕业典礼。彼时在他的车上,他感叹道,初中的时候必当从未敢有这种想法,在异国他乡能坐在他开的车上。兄弟的毕业典礼我也感慨万分,他毕业后和女友双双去哥大进修,与我一届的朋友也纷纷进入社会或者继续深造,而我还在未知的路途中上下求索。个中酸楚更与谁人说?
在亚特兰大浪了两周,启程去LA。恰逢USC毕业典礼就在启程的四天后,于是我一路狂飙,横穿美国,开了2500多迈,三天每天开十个小时左右,最后看到方向盘就想吐的节奏,终于到了LA。第二天参加了USC的毕业典礼。然而遗憾的是我去了Emory的毕业典礼,去了Agnes Scott的,去了USC的,却没能去Vanderbilt的。所幸这次回国赶上了华师的毕业典礼。眼看着我两年的青春散场。当时对校区的不满和忿恨都化作满眼热泪洒在南海之滨。
在LA去实习,发现大大地被坑。所谓VC,只是全资拥有三家公司,所谓sales,只是sell这三家公司的产品,和原本构建的实习计划相去甚远。做了一个星期,实在是失望之极,就一怒之下辞了,买了机票,准备回家。
事业方面,想过太多。
来美国之后成绩太差。怕是无法继续进修。然而本科的国际生在美国找工作如同坐在开在高速上的跑车中想要手持篮球投进三十米开外的篮筐中一样,难上加难。再加上我对自己的职业规划实在是不清晰。在花旗了解过商业银行,不感兴趣。在MP做过猎头,甚是喜欢。但是仗着自己年轻,总想在国外找找工作见见世面。
身边有朋友执着于创业。有的家底好,有的资源多。我两者皆不是。引以为傲的大抵只有鬼主意的邪门招数,然而均不是快速致富的好方法。于是也只能见招拆招。
玩的方面,倒是想得过多。
过几天,打算和好搭档于飞去录几首歌。也算是给自己这一路折腾唱歌有个交代。现在终日闲在家中自己捣腾着专辑封面的干活,也算是除了陪老妈之外有点事情做。如果刻出了碟,还得各位照顾生意。
前段时间。高中喜爱的魔术师在网上集资拍一部关于魔术这门艺术的纪录片。我和爸妈商量之后欣然加入。机缘巧合他们也在LA,于是得以约见。见到他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我高中的青春在我眼前闪过。那些在课上一边听课一边玩牌的日子。和课下和师父偷偷拿钱跑去世界之窗买新牌的日子。那些把大师视频翻来覆去看尝试看破的日子。虽然我到现在基本忘光了当时的魔术流程。但是魔术在我生命里早已不单单是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
和Dan还有Paul的聊天短暂而有趣。之后讲到现在正在进行的计划。他们的名单上有50名全球知名的魔术师。现在已经开机。明年四月大致就能小范围private screening, 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在中国上映。
看到他们对于魔术谈吐间的激情和热衷。我想,我现在大概就是少了这股热情。
少了点热情,多了些无奈。对现实的屈服,和对他人的自私。说起来,不知道这是所谓的理智和成熟,抑或是我自己欺骗自己的幌子。
勿忘初心。这句话听过很多人提。大概是一个十分难的命题。大学学到的东西,或许能指导你进入工作浸入社会的真的不多。我们从初中开始各种各样的考试,各种各样的比拼,但是那都是纸上谈兵。但从我们从大学校门走出去的时候,也许就面对着完全不同的局面。那个无比真实的社会将会如同入夜之后的黑暗瞬间将你吞噬。彼时你简历上镶金的字样和父母师长的话语都无法把你从这片泥泞中拖出,只有你自己的初心,可以真正抵御这一切。
祝我09级的朋友毕业快乐,前途似锦。苟富贵勿相忘……


翻看旧文总是很有趣。近两年前的笔触和心思,看起来特别有感触。
那时候字里行间透着一种迷茫,不知道自己的职业规划,也不清楚自己的定位。呆过的地方太繁杂,反倒一时间没有了归属感。
只有一颗不甘的心。
后来的暑假发生了很多事,走运的是人反省总是来得及,努力寻找方向也永远不会晚。
那颗不甘的心现在依然在我胸膛里猛烈地跳动。只不过已经有了方向。



« Less is more. :: Carpe diem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