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毒酒和红绫

Random Pieces of Mind

毒酒和红绫

最近和朋友C聊职业规划。C刚研究生毕业,正是大好年华。手里有着两个offer,一边是硅谷新兴年轻的创业公司的股权激励,一边是纽约一个C很感兴趣的研究生项目的录取通知。
C和我说,其实他最喜欢的就是纽约这个城市。他给自己未来规划的场景,看上去很美。

我想住在纽约曼哈顿,可能去一个game studio上班工作,下班之后跟聊得来的朋友一起吃晚饭,可能随便逛一下,回家,再做些杂事看点东西什么的然后睡觉。

他问我,如果是我,应该怎么抉择?
我首先脑海里飘过的就是,两个研究生学位?为何?
当然,我绝不是议论研究生学位作用的最佳人选,堪堪毕业的我只有一个乡下地方大学的本科毕业证,我绝对是不知道有一个硕士学位的人的竞争力。
但是做过猎头的我知道,两个硕士学位的人,反而是弊大于利。HR看一眼就会揣度,为什么你第一次毕业没有找到工作?这样,第二个学位就如同饮鸩止渴的那壶鹤顶红,点在简历上红得瘆人。
也许,能够在一个新的学校,学一个新的专业,融入一个新的群体,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城市,这杯毒酒或许真能换来曼哈顿的余生。但是,真是如此吗?
如果是现在投身工作呢?又会如何?
硅谷的风格,和纽约是天差地远。创业公司的野路子范儿,也和纽约大公司的学院派大相径庭。委身于此,真的能够给梦想中的生活添砖加瓦吗?
我觉得大概会吧。其实这样给自己的简历插入一段工作也只是一个手段,或许不是毒酒,而是一条红绫,慢慢地把你绑在在硅谷这个浮躁的地方。也许你会挣脱,也许你会和很多其他人一样,就此在这里落地。
若要硬算一个概率,我觉得两者最后让C完成梦想的概率差不多,先工作甚至略高一筹。
C自己也说了,很多时候生活就是Illusion+disillusion 的loops,这里的disilluion并不一定是说以前做过的事情全盘否定,而是到了某个时间节点,你想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或者以前吸引你做的事情没有那么吸引你了等等。
我以前曾问过身边的人:

假如我有时光机,假如我有后悔药,会不会不管我怎么用,在另一个将来,我依然会后悔?

是啊,人是会变的。我尝试记录着自己的想法正是为此,让自己回头的时候可以看的清清楚楚自己的轨迹。
之前和LA的一个朋友E聊,他说他对自己现在的工作不开心。作为一个四大的审计员,他曾经以为这种大城市的白领生活是他想要的。但是一年多过去了,他才发现他每天早上起来最恨的就是要去上班,每天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是最开心的一刻。他花了本科两年的时间,去实习,去准备,去network,抽工签,搬家,买车,一切一切,如今他依然不开心。我问他,后悔吗?他说,有一点,但也许不这么做,不知道这一切,我也许隔着窗户后悔。
没有人一直是一个样子,人会成长,人也会变(这两者是不一样的),也许今天我拼了命钻破脑袋想成为一个创业成功的人,也许明天我回头才发现猎头是我的最爱,或许大后天我了解到了内心深处那颗做魔术师的梦,又或者下一周我开窍发现音乐是一个永不停歇的人生追求。那我脑海里给自己画的画面将没有一幅是一样的。
在这个宇宙中,你只有一个选择。如同这几天爆红的霍金提的平行宇宙例子一样,在某一个地方,或许你踏出了另一步,你成了另一个不一样的人。但是此时此刻,你只有这一双手,你只能把握当下。选择很多,如果你在犹豫,证明都不是你心中最欢喜的那个。
扔硬币的时候,或许你会在那一瞬间知道。当硬币还在空中的时候,你心中一定有一把声音喊着:”正面吧。“那么你可以收起硬币了,因为你已经知道你的选择是什么了。
然后就放手去,不用后悔,因为如果你要后悔,不管怎样你都会。如果你不后悔,你就胜了其他所有宇宙中的自己。
毒酒和红绫,任君选择。



« 小费 :: 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