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浅聊美国电台歌词审核的方法

Random Pieces of Mind

浅聊美国电台歌词审核的方法

电台这东西真是来了美国才开始听,因为放很多流行乐。当然,弊端就是通常新歌上榜之后就一两个月都会听到。然而电台里放的歌由于要受到审核,往往和最后市面上的版本有所不同。这个现象很有意思,国内是不会有的。因为国内台面上的歌曲,想正经出专辑的歌手,根本不会录有粗口的歌。而在美国,很多粗口都是歌曲的一部分,表达着一种情绪,一种强调,甚至一种态度。因为电台的播放对象包括了小孩,所以电台里会把歌曲中的粗口,或者一些性、暴力有关的意象和词汇给和谐掉。
音乐和谐起来并不容易,整首歌哔哔哔的也很难听,所以电台和歌手发明了很多种和谐的方法。我也是觉得好玩,于是就去探索了一番这个冷知识。

简单粗暴的删除法:把整个单词直接静音。有另一种流派是干脆把那一段音轨删了。
古早的哔哔法:放一个杂音(通常是“哔”)来覆盖要被和谐的单词。
悄无声息的样本法:用歌曲中另一端类似的声音作为样本覆盖要被和谐的单词。
和谐的改词法:让歌手直接换一个单词。比如James Blunt的大火单曲“You’re Beautiful”有一句“She could tell from my face that I was fucking high”. 电台就把“fucking”改成了“flying”.不过我听不出来是电台自己做的修改还是歌手重新录了Flying这个词。
听着怪怪的重复法:把要被和谐的单词之前的一个单词复制粘贴一次来覆盖。黑眼豆豆有一首“Imma Be”的“motherfucking crew” 他们在提交电台之前自己改成了“mothermother crew”
夜店范的打碟法:在单词上做打碟效果,把这个单词的速度变快或慢。
嘻哈的失真法:用失真效果,把单词变得听起来无法辨认。

除了音乐里的单词,如果标题就有着要被和谐的词,那标题都得改。比如多年前火过的Akon一首“I wanna fuck you“就被改成了”I wanna love you“. Cee-lo Green的”Fuck you”改成了“Forget you"

好笑的是有的时候由于各种原因,也许是吐字不清,也许是音调变了,有的歌词会被电台听错,然后误和谐。Adele的“Rolling in the Deep”, 有一句“reaching the fever pitch”在有的电台里被听错成了“reaching the fever bitch”从而惨遭和谐。黑眼豆豆的“Don’t Phunk With My Heart”, “phunk” 被听成了“fuck”然后在有的电台直接被改名成了“Don’t Mess With My Heart”.Jay-Z和Alicia Keys的“Empire State of Mind”那句“Lights is blinding, girls need blinders so they can step out of bounds quick”, “they can” 被听成了“nigga”就被和谐。

最后举一个我认为最牛的例子,小甜甜布兰妮的“If U Seek Amy” 直接被若干电台禁播,原因是标题在副歌里唱起来就是“F-U-C-K Me”(她是故意的,不过不得不服这创意)

这些都是很浅显的现象和冷知识,关于电台审核更深层次的历史和考据,建议阅读http://www.theverge.com/2013/8/27/4545388/curses-the-birth-of-the-bleep-and-modern-american-censorship



« 也谈蹭饭门 :: 远方来的佣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