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生日会的成都:游戏的价值

Random Pieces of Mind

生日会的成都:游戏的价值

又出差了,这次去的和重庆还很近,去了线下玩家最多的城市之一:成都。

适逢炫舞八周年生日,在成都我们既有一场玩家见面会,也有一个生日会的场子可以赶一赶。生日会上,一个叫做张皓宸的帅哥作家跟我们梦工厂的玩家分享了他的故事。

大致也就是很普通的鸡汤,他也不以为然,就是自己曾经内向、做着自己不喜欢的朝九晚五的工作、聊着自己不喜欢的天、过着自己不喜欢的人生,唯一开心的时候就是写写小说和画画插画。偶然的机会被伯乐发现了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故事感觉有点老套,有点励志,有点街边书摊上廉价小说中艺术家发迹的套路。但是他的某一勺鸡汤,灌得倒是蛮不错。

改变自己,因为想变得更好,所以去做了。没有什么原因,也没有什么宏伟的目的,就是简单地想变好。

喝了这鸡汤之后,就去了玩家见面会。之前一直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活动,毕竟作为一个玩家,除了和GM投诉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和官方的互动,这次自己开始做起了游戏后,反倒觉得经常和玩家交流。

这次在成都见到的都是五年以上的老玩家,每个人都对游戏道具和系统倒背如流,对于我们的系统、bug、漏洞都如数家珍。给了很多很多宝贵的建议。

然而,让我最惊讶的是,在五六年甚至八年之后,他们对这游戏的热情丝毫没有减退,还有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车专门为了来见我们的,也有把意见和建议写的满满当当的。

这周末和我爸讨论起互联网企业的时候,他对游戏在社会上的价值产生了疑问。在他的眼里,游戏就是浪费时间的东西,游戏公司自然对于社会没有创造价值。

“你们腾讯游戏最大的贡献大概就是赚了钱然后那这个钱花在做微信这样的软件上吧。”

我爸如是说。让我不禁有点淡淡的忧伤。

以前我玩游戏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办法反驳他,现在进入了这个行业,我就鼓起了劲想为自己辩白。

在我看来,游戏和所有其他娱乐、艺术形式一样,是休闲时候的一种消遣。随着科技和文化的进步,社会生产力的提高,社会的人口会不停地增长,三者一结合,就代表着更多的人有了更多的时间,这些时间自然而然就会需要被花费。娱乐的不同形式这个时候就被社会所需求。虽然不是实体,但是游戏里的半个小时,给人带来的精神上的价值不亚于一杯好茶。

然而,和其他的艺术形式相比,游戏却有着天生的缺陷。相比起其他形式,游戏的获得更为廉价。是接地气的、老百姓的,这很大程度上阻止了它步入大雅之堂而被大家所景仰。

在廉价的同时,对于游戏的欣赏却又是高门槛的。用通俗的话说,那就是没有高雅艺术的命,却得了高雅艺术的病。高雅艺术的欣赏是高门槛的,获得也是高门槛。而游戏的欣赏也是高门槛,成为一个高端玩家并不那么简单,真正明明白白爱上一个游戏也不容易。可是游戏的获得是廉价的,这一矛盾就让游戏更加地难以在社会上获得普遍的认知。

但是,游戏作为独特的媒介,对于社会的价值不仅仅在于是一个休闲形式,从艺术层面上也是有价值的。游戏是一门艺术,这个命题已经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被两代人所认证。

从俄罗斯方块、贪吃蛇、超级玛丽、pacman到魔兽世界、上古卷轴、我的世界等等,都是可以称得上是艺术品的瑰宝。

这些精品,让这个行业里的人为之骄傲,仰望着他们朝着前方继续奋斗。

最后,还有一个价值,就是游戏的连接性,作为一个社交的媒介,游戏让很多素味平生的人成为了好友、知己、甚至伴侣。这大概也是福祉一份吧。

为游戏洗地,大概我也就只能洗成这样了。



« 星舞台的重庆:Ownership和Extra Step :: 当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