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Random Pieces of Mind

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回国之后,总有人问我,为什么回来?

美国那么好,为什么要回来?

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扔掉辛辛苦苦攒了一年RP抽到的H1B回来?为什么不在加州的阳光和海滩中继续浪几年?

其实也不为什么,或许现在我也没有答案。

为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硅谷终究不适合那时的我。或者说,那时的我还没有能够混迹硅谷的能力。在技术驱动的硅谷,一个不会写码的非本土非专业运营人员,想要立足谈何容易。立足难,创业更难,在创业的时候跟上变化的世界是难上加难。

也许是因为一时间没有回过神。然后,似乎只过了一瞬间,变胖、失恋、离开创业伙伴,寻找下一份机会而在变局中失控,一切都以一个比我当初来到硅谷开始创业的速度还要快上一百倍的速度发生着。然后,一切的速度似乎让我变得迷乱,让我变得并不是自己。我不时地会狂躁,会迷惑,甚至会在深夜里崩坍。

也许是因为逃避,选择了简单的道路。承受打击面对困难并怪不得谁,人生总要经历这些,低谷来得一定是让你猝不及防,没有准备好才是自己的过失。然而我或许是被打击得沉重了些,于是选择了躲避,放弃了继续在硅谷熬出头的选项。

也许是因为我找了一个借口,离开这片有着快乐和悲伤的土地,这样我就可以带着伙伴的祝福和父母的期许,回到阔别三年的深圳,装作重新开始的样子。

也许是因为我走投无路了,在离开了一手做起来的Polarr之后,我接连在两个团队中做了几个月,但是一直没有找回以前的感觉。大概生搬硬凑并不是普世适用,大概化学反应并不可以复制粘贴,最后的结果都和Polarr不一样。

 

我不知道。但是,就如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12:31am我依然在办公室写着策划案和开发撕逼一样,这所有都切切实实地发生了。而我正张开怀抱拥抱着。

就让我继续拥抱这个生活,像从没拥抱过一样,像再也不会拥抱一样。



« 荒野猎人,超蝙,以及花花花… :: 跑在前面的人,追赶在后面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