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由一条朋友圈想开去的

Random Pieces of Mind

由一条朋友圈想开去的

看到一个创业者朋友圈“小学的时候,以为全世界都在上小学。中学的时候,以为全世界都在上中学。大学的时候,以为全世界都在上大学。创业的时候,以为全世界都在创业。”
略有不准确,但是表达的意思还是懂的。我自作聪明地想修改成“小学的时候,以为小学就是全世界。中学的时候,以为中学就是全世界。大学的时候,以为大学就是全世界。创业的时候,以为创业就是全世界。”
那个朋友是个很好的创业者朋友,他们的产品也是十分有趣的产品。刚和我吐槽,说他们被谷里一个新来的Chinese fund坑了。承诺的投资只给了一半,就不肯给了。这种事情也许因为我来得晚,我从来没见过。
想起之前几年没见的小叔带人来三藩市玩,我开了一个小时的车过去,毕竟几年没见的血浓于水。他带的一群甲方的人,有zf的,有机关的,有国企的。据说是在犹他州禁酒被管的,到了三藩如同进了糖果店的小孩,在餐桌上拼了命的喝。我小叔也乐得清闲,又是敬酒又是套话,毕竟乙方展示的舞台就是酒桌了。喝完之后,一群醉汉,在sketchy的三藩mission街头撒欢,闹事,大吵大闹。引来众人侧目。
或许一个形象,不管是国家,还是机构、组织,就是这么被毁的。reputation毁起来很容易,build起来很难。
PG刚好发了一篇博文,讲ron conway是怎么一个好人,在如今这个透明的startup世界里,投资人只要做恶,马上大家都知道。在这个难以预料的世界里,如果想要对人不好,是很难判断的。也许今天你看扁的大学生,明天就是热门startup的ceo,所以只有对谁都好,才能不被发现。
行善。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又多么的难。



« 关于一个人的周末 :: 由一条朋友圈想开去的后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