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百度:从灯塔到鮟鱇

Random Pieces of Mind

百度:从灯塔到鮟鱇

资本对于社会的奴役,要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得多。

习大在2016年4月19日,《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说: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没多久,魏则西事件就爆了出来。事实上,则西是在习大大讲话的一周前去世的,恰恰是因为做搜索的以给钱的多少作为了排位的标准。

从全家桶开始,百度就背上了一个卸不下来的黑锅。上次的血友病吧事件还没有完全过去,这次魏则西事件,百度更是站到了舆论的风头浪尖。但是这一次,会不会如同以前的孙志刚一样,震极一时,却渐渐被淡忘,我们尚且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在社交媒体2.0的时代,在全民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今天,这件事只会比上次引来更大的波浪、反思以及抵抗。

百度的恶,在于他掌控着大部分普通人接触互联网信息的主要入口,却利用这份信任,帮助资本去牟取利益。在这个过程中,不论这个资本是不是黑心资本,百度都照收不误。资本想让你看什么,只要价格谈拢,就可以让你看到。
像百度这样,因为Google不在,占据了市场份额,几乎垄断了所有搜索资源的行业巨头,竟然靠欺骗、误导大众、和做黑恶势力的帮凶来牟取利益,这就是最大的恶。2013年,百度财报显示,其全年总营收319.44亿元,网络营销收入318亿元,而莆田系当年在百度投放的广告总量就达到了120亿。120亿的黑钱,就这样撑起了中国互联网三大巨头之一的将近半壁江山。
所以说,百度在做互联网最大的恶。百度把需要帮助的病人推到莆田系医院手中宰割,黑医院吃完分几块肉分给百度,如果被人看见了就扔几块骨头给公关公司去解决后事,一套完美的流水线。

技术无罪,但是作恶有罪。百度无辜的程序员技术手,大概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所研究的搜索引擎,这一个原应当是为迷失的人们点亮光明的灯塔,却成了深海鮟鱇头上的那个诱饵,把迷途的小鱼引诱过去一口吞掉。

在声讨百度的时候,很多人拿 Google 做正面典型,说Google的理念是“不作恶”。大谷歌给世界带来的变革不可否认,但商业公司不是天使,有钱都会去赚。 Google 相对而言的“不作恶”不是因为某些高管或员工善良,而是因为美帝的监管让“作恶”的成本太高。Google 也主动帮卖过虚假广告,也收集过不应该收集的信息,只不过有关部门管理够严厉,法律打击得够及时,人们的发声被听到,他们才没有扩散变大,被资本引诱去了原力黑暗面(雾)。如同先知维纶的出场词是一样“并非所有流浪者都迷失了自我“,似乎谷歌还没有沦陷。

希望百度可以幡然醒悟,否则,我们的时代只会变得更差,而百度可能会成为这个世纪上被人唾弃的最多的巨头。

 

 

Ref: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052202

https://www.wired.com/2013/05/google-pharma-whitaker-sting/all/

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4-06-30/google-rebuffed-by-u-s-high-court-on-privacy-lawsuit



« 在最后的最后,你拎得清吗? :: Detox part 2:工作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