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砰!

Random Pieces of Mind

砰!

砰!
一声巨响,萧思南车的左前轮爆胎了。身为老司机的他果断放油门轻踩刹车,双手攥紧方向盘,把右转方向灯一挂,眼睛盯着后视镜,并到右边的路肩缓缓停下。
“开什么玩笑…”萧思南狠狠地咬了咬嘴唇。他正在赶去一场婚礼,本来时间就不太富裕了,碰上这茬,更是捉襟见肘。
他停好车,熄了火,打开了双闪,正准备伸手到副驾拿根烟,但他想起来他正在戒烟,于是转而出门去后备箱的cooler里拿了根芹菜啃了起来。不知道他是因为真的努力在戒烟,还是因为担心穿着一身礼服沾染上烟味去他死党婚礼不太好。
“每当你想抽烟的时候,就啃一根芹菜哦。”

这好像是那个叫然然的女生说的。然然念叨他戒烟很久,然而他一直没有戒掉。反倒是她离开了之后,萧思南却好像开窍了一样开始了戒烟。
他拨了个公路救援的电话,于是一边啃着芹菜一边站在路边等着。远处的风景倒还不错,晚霞正烧地红艳,火烧云下面的森林也随着山风簌簌作响,但是萧思南没心情看着风景。最近已经够背了,还没太习惯单身的状态,老板还老给他小鞋子穿,这会又赶上爆胎,实在是点儿背到家了。
公路救援来的倒挺快,令人意外的是,车上还有一个漂亮妹子,巧的是,她也是去同一个方向的。
“你好,你爆胎啊?”妹子对着萧思南笑颜如花地说。萧思南笑了,说:“姐们你真会聊天。是啊,你也爆了?”妹子说:“嗯呐,不然坐吊车游车河吗?你穿的这么溜,要去哪?”萧思南说:“我哥们婚礼。”妹子说:“哎哟,我去我姐们婚礼。该不会是陈陈联婚吧。”萧思南笑了,说:“今天还真是巧到家了。”


“南,你知道小鱼和然然的关系,她非要然然当伴娘,要是你俩还好着,我知道肯定没啥问题,但是现在…你还当伴郎吗?”萧思南想起了上个月陈数在电话里跟他商量的时候,让他隔着手机都能想象到陈数搓着手的窘迫样子。
砰。
他心头一颤,就像之前手机里存储的上百条信息,按下删除键时心跳突然的那次漏拍。
那个名字从来不是一个名字。是一段记忆,是他生命里的一部分,也是一个他正在跨的坎。
“那我还是懒得了…那啥,我先去吃饭了,你和小鱼这几天辛苦了,回头见哦,给你包个大红包。”萧思南托辞就挂了电话,他和然然分开一段时间了,但是总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就在他快要放下的时候总是被措手不及的消息敲打他的心门。他不是沉湎不前的人,只不过他想象过无数个重逢的场景,倒没想到会在一个既不是自己的,也不是她的婚礼上遇见。
他曾猜想,是在街上巧遇,她身边挽着个他,他自己或许怀里搀着一个她。见面时的笑容略带僵硬。转身时或者会心底突然揪着一下地痛,也或者会反而毫无感觉,平淡得让他感叹。
他也猜想,是和知己在餐桌上聊天时碰到,急忙地想掩藏慌张,却被思念击打得无路可逃。恍神之间她已经悄然离去,如同当初翩然而至一般。然后他用最俗的语气和朋友搪塞。
看来,他的猜想好比当初的努力一样,都是无用的。


“所以你是男方的同学?”叫陆儿的妹子问道。她眼睛很大,裙子的剪裁也特别配她的身材,是那种去哪里都引人注目的正妹。
“啊,两边都是。我是陈数和小鱼的高中同学。你呢?”萧思南问道。
“我是小鱼的同事。那他们高中就在一起了吗?”女生好奇地问道。
“高中啊,是啊,人们称他们俩是08风云情侣,一个是级花,一个是年级第一…”萧思南笑了笑,但是想到当时自己和然然也有着类似的称号,笑容不禁黯然。
女生说:“那他们在一起好久了。真羡慕。”
“是啊,真好。”好不容易有的几句话语交换就在萧思南这句意味深长的感叹中又陷入了沉默。陆儿似乎感受到了萧思南言语中的落寞,说道:“哎妈,哥们是有故事的人呐。今天人大喜的日子精神抖擞点呗。”萧思南笑了,说:“哎妈,没想到我也有要妹子哄开心的一天。”
萧思南跟着陈数电话里的指示,走到了酒店背后的化妆室看到了衣冠楚楚的陈数。“还有半小时结束单身,请问陈先生你现在感觉如何?”萧思南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你这衣冠禽兽。”陈数清清嗓子,说:“我没有别的奢求,只希望小孩不要跟妈姓。”萧思南笑着给了他一拳。“那啥,然然在那边。你ok吗?”萧思南说:“Ok啊,今晚是关于你,你别问我o不ok。你开心就好,誓词写了吗?”陈数说:“成。那必须的,一会别被我说哭了。写的老感人了。”
萧思南说:“好,加油,一会到我桌不许喝水。”他转身就走了出去。
砰。
转角遇见了那个人。孔然。
再见面到底是突然揪着一下地痛,还是会淡然地说笑搪塞,他一直不知道。但是原来,是他想多了。孔然穿着伴娘装和小鱼匆匆地走过,小鱼表情惊讶地和他打了声招呼,萧思南挤出了一句:“小鱼好美,恭喜恭喜。”就和她俩错身而过。


陈数和小鱼男才女貌,婚礼的现场是小鱼辛辛苦苦筹划几个月的白雪公主主题,主持人插科打诨和父母煽人泪下的发言本会让情显于色的萧思南动容,然而他却没办法抬头看台上的人。新娘身边的然然笑得那么灿烂,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萧思南说笑话哄笑她时候那么开心。但是萧思南早已经忘记怎么说笑话了。
“我想了很久很久,要不要向你求婚。是的,我们现在的关系很完美,所以,我们应不应该结婚呢?我想了很久,我想通了:对于我来说,没有一件事情比娶了你要更好。
因为你是我所认识的最好的人。最善良,最温柔,最让我开心的人。
我有很多缺点,你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但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管是你在承担痛苦还是经历快乐,不管是你看没完没了的韩剧还是逛没完没了的街,我都会忠贞地在你身边守护你。我想成为你的丈夫,因为我不知道这辈子还有什么比让你开心能让我更开心了。这就是为什么我等不及和你步入婚姻的殿堂。谢谢你。谢谢爸妈。谢谢你们来看我们。谢谢。”
陈数合上手中的小纸片,小鱼马上抱住了他,眼睛湿湿地。酒席上响起了aww和鼓掌的声音。
伴郎站起来,说:“敬陈陈!”台下的客人们纷纷举杯。“敬陈陈!”
砰!


仪式过的很快,当中有眼泪,也有欢笑。马上就结束了,酒席上的年轻人纷纷去了楼下的后续派对。萧思南坐在吧台,对酒保小哥说:“给我来杯狠的。”小哥点点头。“哎妈,原来这不是有故事的人吗?”陆儿走过来,似乎听到了萧思南买醉的事实,对酒保说:“我也来一杯一样的。”萧思南说:“哟,这不是会聊天的姐们吗。”陆儿说:“嗯呐,作为小鱼的好朋友,我得看着你,不然我感觉你是来抢亲的,洞房夜不能让你搅黄咯。”萧思南说:“拉着我挺好,不然我怕我一个不小心把新郎给抢了。”酒来了,两个人举起杯子,陆儿说:“敬陈陈。”萧思南回了句:“敬陈陈。”
砰。
碰杯。仰脖饮下。
“哎妈…”
“嘶…”
酒辣的他俩说不出话来。
和一个漂亮妹子喝酒的感觉,让这个夜晚一下子变得好了很多…
“嗨。思南。”
孔然。笑着招手,仿佛今天早些时候她完全没有见到他一样,又或者她是真的没有看见他。当然,她身边站着一个男生。
萧思南心里有千万匹咆哮着奔驰而过的野马。“嗨…然然。”
“啊,这是我男朋友小乐。”萧思南装模作样地和他握了握手,即便他心里清楚得很这个小乐是谁。
“你最近还好吗?”孔然还是那样笑着问了这个最难回答的问题。“我呐,还行吧。老样子。你呢?”萧思南也搪塞了过去。孔然说:“我挺好的。我和小乐打算搬到美国去了。”萧思南点点头,说:“啊,很好,美国还不错…”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他也没想过这会是他们这么久以来的开场白。
“欸,思南,咱还走不走?”陆儿冷不丁地似乎带着不开心问道。正在孔然带着疑惑的表情转向的她时候,陆儿说:“你们好,我叫陆儿,我听过好多你的故事呢。今天终于见面了。”她和孔然握了握手,歪着脑袋问萧思南,“走不?”萧思南对孔然说:“不好意思,回头再聊。”于是拉着陆儿走了,留下不明就里的孔然。


走出了酒吧,萧思南说:“刚才,谢谢啦。你真够机智的。”陆儿说:“你一脸的不情愿,我也就顺手帮个忙。前女友?”萧思南说:“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你猜的对。”陆儿说:“很久没见,第一次碰面,所以买醉咯?”萧思南笑了,说:“你姓江户川吗?”陆儿得意地点点头,说:“姐柯南一集不落。”
两人肩并肩在繁华的街区漫无目的地走着。萧思南抬起头看着星空,说:“她在我心里是个心结,缠了好久好久,久得快连原因都忘记了。说出分手时候她决绝的表情,像极了之前跟我畅谈梦想的样子和毅劲,但是却是天差地别的心情。我以为是我自己不好,结果却是她爱上了别人。”陆儿说:“就是那个小乐吗?”萧思南说:“应该是吧。”陆儿说:“这样你们还能一起玩耍吗?还能去当伴娘?”萧思南说:“我没跟别人说。不然岂不是像一个背后嚼舌根的小怨妇吗?”陆儿笑笑说:“你现在泪眼汪汪地口诛笔伐的样子,不还是一个背后嚼舌根的小怨妇?”
萧思南哈哈大笑,说:“是啊。和陌生人说说还真好了不少,怪不得基督教有告解这回事。我曾经一度觉得我只是活着,单纯地苟活,单纯地生存,没有希望,没有人生,没有快乐,像是在时间线上被冻住的一块冰,等待着什么事情能把我解冻,让我重新有感情有目标有梦想。我曾经以为孔然是我的解冻剂,但是她不是,她是一把水,让我以为我能被融化,结果却冻得更牢实。”陆儿说:“你这个比喻我给十分。”
萧思南接着说:“然后我又想,也许是我们幸福快乐生活在一起之后的未来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于是有人时空旅行到过去把我们拆散了。”陆儿说:“你这个脑洞我也给十分。可是现在我们的时间线上,发生的所有的都是最优解。想着事情另外的可能性只是徒增烦恼。”萧思南转过来看着她,说:“你说的对。再换场喝两杯?”陆儿说:“刚好口渴。”
街灯下两人的背影越拉越长。
“你真的每集柯南都看吗?”
“每集剧场版啦。动画看不过来的。”



« 沈言的兔子 :: 约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