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Rick

Random Pieces of Mind

Rick

刚才帮团队看房,房东是一个叫Rick的白人大叔。房子里什么家具都没有,一看就是专门租出去收租的。
大叔见到我聊了几句就打开了话匣子,根本停不下来。到后面我和他坐在空无一物的厨房餐桌上,从他大学毕业来到硅谷聊到现在。
Rick是个纽约客,小的时候弹得一手好节奏吉他,17岁的时候曾经组过一个乐队,主唱是个穷的叮当响的离家出走的14岁妹子,他们乐队想去酒吧表演。全部人都同意了,奈何Rick的兽医老爸不让,于是他们找了个替补,把Rick踹了。那时候他心想,“他娘的,音乐也许不是我的职业。”
然后他去俄亥俄读了一个电子工程,毕业找工作的时候一开始去克利夫兰的通用电气,面试官说:“我们没有空缺,孩子,你应该去西边。”他说:“他娘的,克利夫兰已经在纽约很西边了。我还能去哪?”他辗转找到一个远亲舅舅,当时他舅舅在硅谷还叫硅谷之前的地方做HR,帮他安排了一个面试,面试之前他问Rick:“你确定你要跑到离家千里之外吗?”Rick咬咬牙说:“他娘的,有工作去哪不是去?好男儿志在千里。”
于是他在70年代初就从纽约一口气搬到了湾区,见证了硅谷的崛起。他参与设计了最早的夜视镜,给俄罗斯访问团展示过他的微电子气压控制器,在谷里辗转过几家公司,在50岁的时候,他说,他娘的,工程师太累了,我要歇歇,于是就辞职了。他结了婚,生了两个小孩,后来96年又离了婚。正值加州离婚法律更改,他没争取到抚养权。现在独身一人,放浪形骸。带过20岁的妹子开跑车上一号公路,和一群伙伴去Vegas浪足一个星期,没事的时候一个人谈谈吉他,他说,他娘的,我现在没啥追求了,看过好多了,知足了。
他说,我这辈子的故事太多了。他在有了Facebook之后发现了他小时候乐队的主唱,当年的妹子现在的大妈已经拿过格莱美了。他的7年没有联系过他的儿子上周第一次给他发短信,“爸,我不想去戒毒所,妈要把我赶出去,我就要homeless了。”他才知道他的22岁的儿子成了一个辍学的瘾君子。
“他娘的,我真后悔,没有尽力去争取抚养权。但是,儿子也不对。自己学坏,不能全怪他妈。”Rick苦笑着,对我说。我耸耸肩,照了几张房子的照片,就起身告别了。他说抱歉跟我说了这么多有的没的,我说没事这都是很精彩的故事。他说祝你的startup顺利,然后问我我的爸妈怎么样。我说他们都很好。
“Good luck, be good.” Rick说,站在空荡荡的房子门口,对倒车的我挥手作别。
“Good luck.”我也对他说。
一花一世界,我们都是彼此人生中的匆匆过客,而每个过客的一整个人生,都如同这世界一样庞大宏伟、未知而美好。



« Carpe diem 2 :: 仇少和子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