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约会

Random Pieces of Mind

约会

他和她面对面坐在茶餐厅。他双手局促不安地在桌底结着手印。
巳-未-申-亥-午-寅。这是豪火球之术的结印。他只花了一个通宵就练熟了。因为她说她唯一喜欢的漫画角色就是佐助。
要是自己会佐助的一个术,也许就多一个话题了呢。他练的时候是这么想的。
“那个…”

啪。服务员不识时务地在他刚想开口的时候端来了两杯柠檬茶,把他刚想说的话呛了回去。
她看他局促不安的样子却笑了。她把其中一杯推给他,拿了另一杯抿着嘴喝了起来。
“你平时听歌吗?”她突然问道。
歌?听啊。可是这把他的思绪一下子就打断了。刚才他还在想跟她聊聊火影世界的集群建筑和自然环境状况的。
可是他都听什么歌啊。实在是没办法说清楚。
古尔德1981 版的 Goldberg Variations,简洁、主题鲜明,如同一个经历丰富的灵魂,深沉而充满智慧。
Daft Punk的每一张专辑他都几乎能背出来曲目,末代皇帝的海报也为了坂本龙一而在宿舍放了一张。而这些他都不知从何开口。从哪里说起好呢?X-Japan都是帅哥她会喜欢吗,或者说Frank Sinatra那行走在拉斯维加斯舞台和黑社会之间的风云故事会更让她感兴趣呢?这些细枝末节她会在意吗?
思索间,他意识到对面的她还依然在等他的一句回复。
他清了清嗓子,说:“听的。呃,我听一些。”
这回答是什么鬼。说出来就后悔了的他低头用力咬着吸管。
她尴尬地笑了笑低头开始玩起了手机。
他略微好奇地伸了伸脖子,尝试窥探她浏览的内容。她看着看着噗嗤地笑了,把手机用力地跨过了两杯冻柠茶到他面前给他看,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屏幕上的内容,手机一震,她又拿了回去,开始回复起短信。
“现在科技好发达哦,网站经常知道我想看什么想买什么。”她冷不丁地来了一句,似乎想把刚才关于音乐话题的冷场给救回来。
可不是吗,很多网站会根据手机上历史浏览记录的cookie学习用户的偏好做出判断,有两种算法来猜测。一种类似于多维空间里两个向量夹角的余弦公式,把新用户和老用户当做是两个向量,计算最接近的两个向量而从而用老用户的历史给新用户推荐,另一个则类似于推算斜率的方式,预测新用户可能感兴趣的东西。他扶了扶眼镜,眼镜看着左边窗外的天空。这是他的习惯,准备开始长篇大论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不再看着对方而是眼神到处放空。
其实他前几天还通过公司见到了Cookie的发明者Lou Montulli,可惜当年的著名程序员已经早已跟不上现在的浪潮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是啊,亚马逊这块做的挺好的。”说出来的怎么和脑子里预演得不一样呢,他纳闷了。她却似乎猜到了他的回答会是这样的难以接茬,就接着盯着手机屏幕痴痴地笑着。他看着她的笑容不由得也笑了。
她笑起来特别好看,却又说不出哪里好看,好像小时候河边的芳草香味有了样子在草地里走着,也像破晓之际阳光穿透森林里的薄雾时候的声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身边,他脑子里想说的所有话都变得薄弱,平日里侃侃而谈出口成章的他却变得要思索很久很久才能挤出几个字。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有点紧张。”他几乎一字一顿地说着,“不过,我会豪火球之术。佐助的。你想看吗?”
她抬起头来看着他,又笑了。像Duke Ellington的The Star-Crossed Lovers每一个音符飘扬的样子,也像诗经里那篇“今夕何夕,见此良人。”融在舌尖的味道。
“好啊。”



« 砰! :: Gotta G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