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记者问范志毅

记者问范志毅:“先生是贤达的足球前辈,您对现在的状况有什么样的看法?”
范志毅哀嚎说:“我听说以前东晋王朝在江南建立后,北方的士族纷纷来到江南,当时有人说 ‘过江名士多于鲫’。我们一届一届换了许多的足球协会主席,比鲫鱼还要繁多。然而如同更换了煎药的水但并没有更改药方一样,我们球场的表现一如既往。卡马乔这样的贤人做出这样的结果,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缘由的。‘我曾经带领的是西班牙这样的队伍,而你如今又是怎样的队伍呢?又怎能够与之相比呢?你叫我带。’即使是聪明能干的妇女,没有米面也并不可以做出炊食来。”

“中国足球现在是什么样的水平呀!就这么几个人,我听说赵鹏这样的人,都在踢中卫,他有足够的品行吗?他并没有!如同以前的南郭先生不会吹竽却照旧混迹其中一般。”
“如此这般再下去,即将战败给越南,这岂不是十分难受的吗?倘若泰国队输完输越南,再输缅甸,这岂不是十分难看的吗?接下来没人输了,这岂不是十分难堪的吗?”

记者:“我听说过以前塞上的老翁丢失了一匹马的故事,知道了祸福难辨的道理。从另一方面来说,国足是备战2018年世界杯最早的队伍,谁知道是祸是福呢?”

范志毅呵斥道:“呜呼!那可真是要感谢苍天厚土了。人走一千里路,是从走半步积累起来的;树的枝叶茂盛,是从主干强固发展而来的。现在这样的比赛没有打好基础,又有怎样的人能保证在17年或者16年这样关键比赛能赢呢!务实一点,我诚心地规劝你们,把战术打法,足球的这个理念先搞懂。高洪波的工作做得蛮好的,为什么要替换他呢?在合肥输个1:5,你倒告诉我怎么解释,脸都不要了。”



« 随口聊metaver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