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读《我们培养了很多高学历的野蛮人》有感

Random Pieces of Mind

读《我们培养了很多高学历的野蛮人》有感

原文链接http://mt.sohu.com/20150408/n410965109.shtml
说实话,在我看来这是一篇典型的偷换概念的毒鸡汤。作为一名收集冷知识的人,我也许刚好是被该文戳到了痛处,但是我也不愿身边的朋友就此被这样的文章荼毒,于是妄自辩驳一下。
鲍老师说,从一个人被胡萝卜的冷知识栓死一辈子中可以得出,人不能自满于学习偏门且无用的琐碎之事,更何况“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所以大家应该接受,宽容自己的“无知”,去追求知识以外更重要的东西:“良知”
Seriously?
首先,如何定义琐碎知识?什么样的知识是坏知识?只因为知识是没有边际的,我们不应该去拼命追求它,就代表当知识来敲门的时候我们要闭门谢客吗?一个马拉维的少年在图书馆里看书看到了如何自制风车,于是他就用废弃材料给他的村庄建了一个发电的风车,和另一个更大的灌溉农田的风车。要举例子,有太多太多了。有良知的人,知识永远是行善的武器。这知识足够琐碎了吧,可是这少年难道不是一个有良知的好人吗?文章认为,琐碎的知识使人琐碎,甚至猥琐。不知这是从何而来。
第二,为什么说“我们培养了很多高学历的野蛮人”?
可是今天,我们从中小学到大学的教育,更多的是在教知识、技术、专业,唯独缺少文化。我们培养了很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很多高学历的野蛮人,他们是冷冰冰的。
知识和良知什么时候是exclusive的了?为什么有知识的人不能够有良知?这些人成为野蛮人,难道是知识的错吗?文化教育的缺失,不能让知识来背黑锅。
第三,为什么知道冷知识就会拴住自己,就是在切割自己的生命?
鲍老师粗暴地把懂得冷知识的人划分为情商很低的人。就好像知道了“胡萝卜什么时候传入中国”,这辈子就只会在餐桌上点萝卜。我又要问了,Seriously?这年头谁不知道几个段子,以供谈资,在一棵树上能吊死,这跟知识毫无关系,相反,正是知识不够。要是他什么蔬菜都能说上几句,哪用天天吃胡萝卜?
第四,鲍老师说“在中国历史上哪一个时代的宦官是可以娶妻的”是非常严肃的知识——如果你不是专门研究宦官的专家这个碎片知识就对你无用。
说实话,我获取这个知识的边际成本不能再低,小时候读过纪晓岚传,里面说到菜户的故事,只要稍作研究,就知道这么一件事。当一个知识的边际成本低到几乎没有代价的时候,那只要它能够带来任何价值,都决定了人值得去追求。
第五,最荒谬的一个例子是,鲍老师提的“复旦自主招生考试题”—考官不知道考生祖父的名字,从而引出知识可以把任何人打倒。
C’mon.知道你祖父、二大爷、隔壁家三胖叫什么真的是知识吗?偷换概念也不是这么换的。
第六,文章说“实际上,在知识之外有一种更重要的东西。”
但是翻遍全文,都没说究竟是啥。又说“决定孔子境界的不是知识的总量,而是另外一种东西。”我瞄了好几眼,也没看到这东西是啥。
第七,鲍老师开始讲reddit上面讲烂掉的段子了…从而告诉我们,考试考得低不重要,只要没跟一个瘾君子私奔就可以了。看过笑一笑还行,演讲里拿来说,简直是反智主义的代表了。
结论就是,这样的毒鸡汤,实在是百害而无一益。



« 洛杉矶快船队的复兴 :: 孔乙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