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谛听

我的超能力是在5月24日获得的,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和朋友在九华山徒步的时候,我们的进度过度延误导致天快黑了我们还在半山腰,我们匆忙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几百年没有人来过的破败寺庙生火准备过一晚。这当然是不那么合规的,也很危险,但已经有足够多的驴友在做了,多一次也不会有太大的伤害,至少我们当时是这么认为的。

小伙伴生火的时候,我在这寺庙里四处张望。突然我感觉地上有轻微的震动,甚至寺庙的横梁都开始吱呀作响。我有点慌张,徒步好几次但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景,我趴在地上尝试用耳朵听这震动的来源,不曾想我正上方年久失修的一块长木径直砸了下来。

接下来我看到的是一片漆黑。

据说在生与死的边缘,你可以瞥见真相。它会嘲笑人类的渺小与无知,因为它自身是全知的。它像一道黯淡的光束,却又像一颗璀璨的光球。你可能会在睡觉的时候看到它,或者在临死的时候看到它,或者像我一样,在被打晕的时候看到它,但它总是离你很远,以至于你永远无法抓住它。它可能有很多具象的载体,一直变幻着。它像是一只白色的大狗,又像一只老虎,以至于我不知道到底它是变成了犬科动物还是猫科动物。

但那天我做了我一生中最了不起的一件事,我伸手抱住了它。

我醒来的时候,我的两个朋友陈到和杨廷任甚至没有发现我晕倒了。我跟他们说了之后他们检查了我的头,看起来没有什么事情,于是就叫我躺进睡袋里好好休息。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下山了。后来我问自己,我十分确定就是那天获得的超能力。

过了几天和他们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我们正在讨论下一次徒步的目的地。杨廷任说:“反正这次我们不要规划路线太长,上次差点崩了。对了,邓涛那天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用第一人称在心里默念地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

“我获得了谛听的全知。”突然地,我耳边传来了一个毫无来源的声音,而我下意识地让它仿佛借由我的口脱口而出。这种感觉好像托管,而过程顺滑仿佛从我听到到我说出来一点都没有延迟。

“谛…谛听?你在说三小?”陈到摸了摸脑袋。

杨廷任接过话去,“是什么西游记里的角色吧?”

陈到说,“嗷,那个词念‘dì’啊?我以为是‘tí’呢。”

“真的,随便问我一个你们知道但我不可能知道的事。”我被自己吓到了,但我决定跟着感觉走。

“邓涛你丫喝多了吧?”陈到说,“这大白天的,这饮料也没酒精你就高了?醉糖啊?”

“我微信里有多少个好友?”杨廷任问道,“我自己都不知道。”他补了一句。

“一千九百五十九。” 我不假思索地说。

杨廷任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了看陈到,打开微信通讯录划到最下面,他看了看,用更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

“Yea,我特么神了。”我说。

 


 

三个月后,我在去超能办公室的路上,宣布我的能力。那时我已经明白,我可以回答书面问题,进而可以问自己任何问题,这意味着我拥有宇宙中所有的知识。可惜我并不能预知未来,我只能知道已有的知识。所以当我问我自己去超能办公室会不会给我带来危险的时候,那个声音并不能回答。

我几乎激动得浑身发抖,进入了大楼。这就是我的目标,我要去见所有我从小崇拜的英雄。迎接我的却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官僚:首先我必须证明我的力量是存在的。装作自己有力量的人比想象中的要多,他们弄了一整个机构来管理这个事情。

于是我经过体育馆区,在那里我可以看到人们在表演各种超人的功法,有人飞来飞去,直接就被认定了,有人举起想象不到的大重量,却还在被评估到底是健身过度还是真有超能力。而我,被领进一个有办公桌的小房间,我坐在另一个中年政府官员面前,不过这个人的头发更白。

他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我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力量的,于是我直接说了。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事后想想,我应该早有预料,这世界上有数不清的案例记载了超能力是如何存在的,而我的经历至少可以说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

“你说你可以回答任何问题。”

我点了点头。他们提前准备了测试,至少不是走走过场。

“我身后的保险柜里有什么?”

“三本a5规格184页的笔记本,两本黑色一本深蓝色,里面全部写满了关于超人类的研究笔记,但好像没有什么是目前没被公开的内容。”我其实不需要给出这些细节,但我想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虽然我不能操纵我给出的答案,但它们可以被我想达到的目的所影响。

那人捋了捋自己的胡子。

“有意思。这个回答很正确。那你能说出这个保险柜的密码吗?”

“420549,但在三分钟之后就会变。hmm,这个保险柜是每五分钟就会动态变更一次密码的。对于这笔记来说似乎有点小题大做了。”

“厉害。那么对人类生存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我毫不犹豫、信心十足地说。

“我。”

 


正说处,只听得地藏王菩萨道:“且住,且住!等我着谛听与你听个真假。”
原来那谛听是地藏菩萨经案下伏的一个兽名。他若伏在地下,一霎时,将四大部洲山川社稷,洞天福地之间,蠃虫、麟虫、毛虫、羽虫、昆虫、天仙、地仙、神仙、人仙、鬼仙可以照鉴善恶,察听贤愚。
那兽奉地藏钧旨,就于森罗庭院之中,俯伏在地。
——《西游记》



« thx dad :: 三亚流水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