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迷茫

Random Pieces of Mind

迷茫

四月,是大起大落的。

 

四月初的时候,和女朋友去了一趟苏梅岛,美其名曰PHM,pre-honeymoon,巧的是PHM恰好也是她名字拼音的缩写,苏梅岛也是适合蜜月的好地方。

那三天玩的很开心,在苏梅的悬崖餐厅上也吃了一顿三个小时的饭,最后醉倒在烟雨里。

回来之后,也订好了一起住的公寓,慢慢购置着搬家要用的家具,总感觉一切在正轨上,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但是我妈的病情却开始反复。

黄疸一直在升高,周四去了广州,周五紧急插队做了个疏通手术,才发现一直有杂质在胆管里导致黄疸升高,还引起了腹水。医生说,治疗起来难度很高。

原本疏通手术之后,医生觉得情况得到了控制,看起来是乐观的。但是周一的肿瘤影像出来之后,却发现肿瘤已经比刚入院的时候还要大了一些,说明这段时间的口服药效果不够强。我听到消息之后心拔凉拔凉。

医生又提出了两个治疗手段,我一时间很迷茫。我从来没有想到这样的重病会发生的离自己如此之近,也没有想到我妈会如此不幸撞上这种大病。

以前心宽体胖的她,现在已经被折磨的削瘦。黄疸升高之后,整个人也是黄色的。上次冒险使用了化疗药,也让她一头长发全掉尽,最近才长出一点婴儿般的绒发。

我一直很抗拒,很抗拒去面对这样的事实。但是时不时在夜深人静一个人回到住处的时候,我会想到她。不知道她睡着了没有,还是还在打着吊针;不知道她会不会疼,会不会不舒服;不知道我爸是不是在旁边睡着了,还是还在照顾着她;不知道她是不是还会瞎操心着我们一家人的事情。但我不敢打给她,我怕我忍不住,我怕会哭出声来,我怕我会影响她坚强的心情。

我妈真的是一个坚强伟大的女性,就在那天下午我很想她的时候,我给她打了一个视频,她在和我爸吃橙子,聊了几句,她的嗓子因为口服抗癌药的副作用哑了,讲了几句,她叫我赶紧上班,不要迟到了,她们一切都好。

我趁着镜头内我爸妈都在笑的时候截了一个屏,留下了一张一家人都在笑的很开心的照片。挂了电话后,却不争气地在公司放声大哭。

 

但愿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过程冷酷结果温暖的笑话,但愿这世上真的还有奇迹发生。



« 划分界限 :: 生命已成痛苦之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