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钱财乃深外之物

“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这是电影《智取威虎山》一段经典的台词,原本是土匪之间的黑话。主角杨子荣正因为熟悉土匪黑话,成功的打进土匪窝,并获得信任,为最终歼灭座山雕立下大功劳。
黑话现在也有很多名字,黑社会叫暗语,有的地方叫切口,网络上叫梗。

比如:你过来,咱俩唠唠;在别的地方可能是聊天的邀请,在东北是打架的邀请。
比如:Oh wow, that’s interesting, 在英语初学者眼中可能是一句真心的赞赏,在美国可能意思就是“哦”
比如:土豆,在中国是一种植物,在育碧可能是他们的服务器。

很多事情,必须有那个经验你才能懂这些个梗:比如你不做选择题,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我全都要”;你不来一趟广东,你就不知道福建人原来这么好吃;你不无中生友,你就不知道你说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很多的梗,却也有着时间的限制。09年哥只是个传说,10年神马都是浮云,这些梗现在再说那就真的是村通网,以前天天说挖掘机技术哪家强,现在大家只知道什么什么真香。
但也有很多梗,它们承载着那些记忆,同时超越了时间,它们成为了你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部分,或许你不会记得,但你也不会忘记。

对我来说,学生时代是一个创作力最为高涨,同时最有空以及最有素材去创作梗的时候。上班之后,再也没给别人起过外号,但是学生时期我起的外号可以让他们用到公司。朋友结婚的时候,门口参加婚礼的人说“这个张卓毅是谁啊?我是来参加爱哥婚礼的。”

那时候天天都是一样的课程表,天天都是一样的时间轴,但是却天天活得不一样。
早上起床吃早餐,起得早可以吃上面条,那就足够开心一整个早读了。
走过风雨桥,要匆忙地掏出校卡挂在脖子上,不然值日生看到了又要问你是哪个年级哪个班,扣了分老师还要和你叽里呱啦家长里短。
上课的时候想着下课,下课的时候想着去打水然后上课不要迟到。那时候才知道女生去一趟洗手间是需要好几个人一起去的。做操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趁着体转运动和前后左右的人打闹一下。
咣咣咣上完上午的课,有的同学就会为了不排队冲去饭堂。倘若碰到了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或者音乐课这样的好日子,那更是要提前跑路。即便在路上跌倒了也要高声和伙伴说:“去找吧!我把所有财宝都放在那里!”,不对,应该是“不要管我你们先去排队!”。
有的老师上课的时候简直是造梗机器,说什么这个实验不怎么危险,要是危险早让我们做了;说什么红外线是看不见的,就算你有红眼病也看不见;还说鲁迅他们鲁家三兄弟在文学上都很有建树。
两节晚自习中间的时候,有的人还在课桌上认真地刷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有的人会去操场散步,有的人
下了晚自习回宿舍的时候,倘若你想看一下莺莺燕燕花花世界,你可以从后山绕一下路,一路上基本你可以认识全校的情侣,现在想想,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否则想要一网打尽也是太容易了。

有的同学平时也是苦中作乐,倘若因为贪于运动错过了晚饭时间,就会偷偷掏出学校禁止带的手机,拨通学校禁止联系的外卖,从学校禁止靠近的施工中的体育馆,跟墙外的外卖小哥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外卖,接过那时候还没有美团和饿了么的商家直送,找个地方三五成群地吃起来。100元起送的麦当劳是买不起的,但是十块一份的煌上煌或者二十不到的友记的外卖菜单倒是流传甚广。即便零花钱很少,但是我们还是笑称自己是最有钱的,因为钱财乃深外之物。
毕业十年之际,再搞一条深圳校裤穿恐怕是不太好意思了。我想,那么多地方的回忆都不如深外给我的浓重,但是我一直没有一件深外的文化衫,那么自己做一件吧。



« 从外卖盒说开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