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2016 June

Random Pieces of Mind

解千愁

沈言每天上下班都走的大道上,突然多了一间不起眼的小店。
这家店和这条路比起来渺小得如同墨西哥饭店菜单上你心仪的那一道菜一样,几乎无法找到。如果不是因为沈言每天都在看这个转角对面的加油站的油价,大概他也不会发现这家店。
“解千愁”
店名倒是别有风味。有点像解忧杂货店的感觉,也有点杜康解千愁的韵味。
“卖酒的吗?”沈言默默地揣测。沈言不爱喝酒,酒的味道从来没有让他欣喜过。“至少这辈子当不成酒鬼,干不成借酒消愁的事。”沈言常常在别人劝酒的时候安慰自己,然后仰脖饮下。
“回头哪天心烦了就进去看看好了。”沈言想着,于是踱着步子走了。
 
周四的下午,沈言又一次路过了这家店。店里吱吱呀呀传出了黑胶唱碟里黑人姐们的嗓音。
Roberta Flack的《Compared to what》
沈言还挺喜欢这首歌。不是因为他对爵士乐有了解,也不是因为他爱玩黑胶唱碟,更不是因为沈言对美国那段越战和尼克松的历史感兴趣,只是单纯因为他在最近上映的一部电影里听到了而已。
但是那个周四的下午,沈言推开了这家店的门。
 
“你好,欢迎。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店里的妹子长得挺好看,身材匀称,眼睛大大的,是沈言喜欢的类型。
“啊,我只是转转。你们是卖什么的呀?酒吗?“沈言摆摆手说道。
“我们有酒,不过我们是卖解愁的方法。我叫陆儿,有需要或者问题就告诉我。“妹子笑了笑,走到了店的后面继续用着电脑。
沈言扁扁嘴,解愁的方法,这算是哪门子生意。他开始在店里左转右转,店里的东西也算繁杂,有酒,有玩具,有书,有画,有乐器,乱七八糟。
他端详着一个4*4的魔方,问道:“妹子,什么愁都能解吗?”
陆儿在柜台后面似乎头也没抬应道:“是的,你看上去蛮开朗的,有什么愁呢?”
沈言有什么愁呢?大概就是客居他乡工作青年普遍的愁罢了,职业规划上见步行步,家人不在身边的若即若离,天冷的时候在家里一个人玩电脑时候的寂寞,还有总是提不起兴致去喜欢一件事:闲下来的时候总想学习一个新的技能,但是一开始上手才发现原来需要这么多的时间,毕竟闲下来的时间总是不多,于是就只能无奈放弃了。
这么一说,似乎又没有办法和这个叫陆儿的妹子简单概括了呢。于是沈言就高度精练地提炼了几个字出来。
“我三无青年,无聊,无爱,无所事事。”沈言认真地说道。
“噗嗤,”陆儿笑了出来,“你还蛮耿直的,看不出来。”
“这个三无太好治了,”陆儿走了过来说,沈言才发现她原来那么高,“无聊,是因为你需求快乐,但是无处安放你的需求。无爱,是因为你对自己、对别人都有责任感,却没有承载的机会。无所事事,是因为你除了上班之外没有时间,短时间的满足方式又过于短暂而触及不到你欲望的深渊。”
沈言似乎听傻了,这哪里好治了,听起来根本没有什么解决方法嘛。
陆儿没有理会他一脸懵圈的表情,接着婉婉说道:“说到底,你就是缺一个爱的对象。”
沈言马上听懂了,这么分析,似乎有这么一点道理,可是这家店看起来很正规,沈言自己也是一个很正经的人,这家店能够帮上什么忙呢?
陆儿踢着坡跟鞋,说:”跟我来,给你看我们店里专治你这样的方子。“沈言身不由己地就跟着她走了到一个小隔间里去。
吱吖。
一房间的小动物。猫、狗、仓鼠、鹦鹉、鱼…
“养个宠物,就可以逼迫你去花时间对他好。放置你的感情。学会对别人好,也学会对自己好。“陆儿扶着自己的下巴,“你呀,最适合的就是养一只…你属什么?什么星座啊?宠物和属相或者星座一样的话可能更有归属感哟。”
沈言说:“我属龙,是双子座…除非生个双胞胎,不然好像不太好找…”他还没说完,陆儿抱了一只兔子出来。
“就她啦!兔子最适合你这样的了。要超级细心,超级爱心,超级有心才能养兔子!”
后来,沈言就养了一只兔子。



« 暴雪系列中法师的变羊术的起源是什么?为什么是变成一只羊? :: Casual learning: 守望先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