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2017 January

Random Pieces of Mind

新年

好像很久没有在家认真过年了。
细细数来,去年在家看了个春晚之后就去了美国收拾行李回国。在2月18结束了我1279天美国的旅途。
今年不一样,老妈病了,我爸就没有回安徽老家,而是在深圳陪着。老杜家的人都来了深圳,很久没有这么一大家子人的过年了。家里顿时热闹了起来,十个人挤在淘金山,也没有人要去百仕达,济济一堂。
两个表弟在我印象中还是小学中学的感觉,实则都已经20岁了,都是大二的学生,和我当年一样青春迷茫而充满活力。
舅舅剪短了头发,酒量比我印象中差了不少,大概也是因为开心,每天晚上三四两五粮液下肚就开始迷迷糊糊搞笑。舅妈忙前忙后,在我妈不便下厨的时候弄着十口人的饭。
我高中之后就没有见过小姨了,声音还是没变,还是笑嘻嘻地说话,和表弟一样给人一种不紧不慢的气场。
外公外婆则还是老样子,外公仙风道骨,外婆絮絮叨叨;外公每天qq麻将,五两黄酒,少吃多餐;外婆每天扫扫地洗洗衣服,嫌弃地抱怨狗和血腥的电影。
我爸照顾我妈,我妈操心大家,我负责阻止我妈操心。
大家子过年其实就是图个团圆劲,深圳绵绵下雨,没有地方可去。说起来,即便不下雨,也没有什么地方值得去。这城市就是这么尴尬,在过年期间尤为如此,空荡得让人不知所措。
 
年二九的时候丢了钱包,安慰自己也许是一个辞旧迎新的契机。告别那一个红色的卡包,也是时候换一个了。当然,蛋疼地要去补办身份证,银行卡,港澳通行证,以及最蛋疼的是和我加州的驾照说再见了。不知道那是不是最后一个实体上能够时时刻刻提醒我在硅谷日子的东西,但是它确实和我说再见了。
想起年二七那天和borui偶然聊了聊,把一些久未交接的网站做了一下转移,同时听说Polarr年收入达到了1m,并且正在寻求下一轮的融资,我很开心,离开之后,听到的大多都是好消息,而且那一段经历,永远陪着我前进。
也好,在腾讯也呆了一年,基本上,也应该翻篇了。
 
这次三天内去了两次香港,分别买了keytruda和lenvatinib,而这次我妈在广州用了一剂副作用强烈的药,结果我妈的头发掉得七七八八,去喜荟城买了套假发,戴上的时候我不知道她要戴多久才可以摘下,但是我只希望她开心地坚强地继续战斗。符号意义上的这些都只是形式,只要真真正正能够病好,一些头发又算什么?
 
过去的这个猴年不是一个好年,并不是。但我相信,在迎来的鸡年里,一切都都好起来。祝大家新年好。
 



« 阈值 :: la la la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