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2018 November

Random Pieces of Mind

爱哥婚礼的致辞

大家好我是张卓毅的伴郎,我叫梁逍,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张卓毅也给了我一点时间让我夸夸他。我想了很久,没想出来怎么夸,因为实在太优秀,可圈可点的太多。
我和张卓毅认识十年有多。小学的时候,全罗湖区有一次奥数比赛,前50名的在一起集训上课准备深圳市的比赛。那时候大概是我的学术巅峰,就在那见到了张晓东和张卓毅。
后来03年进外语初中部的时候我就听说隔壁班有个打球很厉害踢球也很厉害,俗称双修的人。当时对他印象不深,只知道他好像是个班干部,成绩很好,待人有礼的一个小伙。后来经常一起打球,又因为是隔壁班,于是就熟络了。
在座有很多我们的同学,大概知道张卓毅有个外号叫爱哥,那便是我起的。具体原因不足登大堂,但是这个外号在学校的流传程度不亚于他的真名,以至于刚才我看有几个老同学在门口看牌子的时候还在怀疑说是不是走错了。
初中升高中之后,我们分到一个宿舍,大家可以看看我们这几个伴郎,选宿舍长的时候也没有什么选择,只好选了他。从那之后我们就成了一辈子的兄弟,到大学,吴少辉在北京,我和吴戈在美国,张晓东在英国,张卓毅在杭州。果不其然,吴少辉和张卓毅见得最多,但是并不是因为张卓毅去北京看他,而是因为isa在北京。
张卓毅去北京看isa,然后在北外的篮球场遇到了吴少辉而已。
大学毕业后,张卓毅也来了美国进修,那时候刚好我毕业,我俩离得最近。他在蒙特雷读书,找了一份湾区的实习。其实两地虽然毗邻,但是也有一段距离,换作是我,肯定会在湾区找个短期的房子住着。但是张卓毅没有,不是不可以,而是选择不。他每天往返开车接近三个小时上下班。我问他为什么,他笑了笑,漏出那个十几年如一日的笑容,和我说,因为isa在。
后来我去找张卓毅打球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开着有多累。
那时候抓着方向盘的我,突然想起一句话,its a very hard thing to do, but its also really easy for me to do.就是说,一件事是很困难的,但是同时做这件事的决定却又是最简单的。
我想可能那就是爱。因为isa在。



« 无独有偶 :: 小龙在公司员工大会上的一些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