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2019 February

Random Pieces of Mind

波西米亚狂想曲

波西米亚狂想曲
前几天看了queen的传记性电影,由埃及小哥rami malek扮演传奇巨星freddie mercury,获得了奥斯卡影帝的提名。
之前有耳闻freddie是双性恋,但是看了电影才知道他的才华横溢和他性取向的冲击,他家庭的教育和他个人理想的漩涡,交织成了他复杂的一生。
freddie之前在西方媒体一直没有被像bowie、lennon、mj这样的巨星追捧,大概也是因为他双性恋的取向在之前LGBT群体没有如今这么大影响力的时候使得媒体有所顾忌,同时他也有着滥交、吸毒、酗酒、单飞的诸多丑闻。但这并不妨碍他同queen一起成为最伟大的摇滚乐队之一,并且他们涅槃重生王者归来一般的1985年live aid表演也成为了几乎是摇滚史上最伟大的现场表演没有之一。
电影也忠实地还原了那20分钟的queen的独秀。从Bohemian Rhapsody到Radio Ga Ga到We are the Champions. 影片对于那场演出的还原度极高,从freddie的动作,到场地的布置,甚至到钢琴上放的饮料都和30年前的那场表演几乎一样。
另外一件关于主唱的逸事就是,他是帕西人,也就是信奉琐罗亚斯德教而不肯皈依伊斯兰教的从波斯移居到印度的波斯移民。电影里他爸爸一直说的Good Thoughts, Good Words, Good Deeds.就是琐罗亚斯德教的格言Humata, Hukhta, Huvarshta:善意,善言,善行。
而对于琐罗亚斯德教,中国人最熟知的就是他的另一个名字:拜火教。也就是倚天屠龙记里的明教的波斯版本。
波西米亚狂想曲里的那句Because I’m easy come, easy go, little high, little low. Any way the wind blows doesn’t really matter to me. 和金庸笔下的明教教义,光明顶上的“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喜乐悲愁,皆归尘土”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 专注写bug :: 我不擅长离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