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这是鲁迅。


2020年有一个艰难的开端,美伊关系随着美国击杀伊朗少将陷入危机,美国流感爆发,中国肺炎爆发,澳洲山火肆虐,科比突然去世。太多太多坏消息,太短太短的attention span.

这次的肺炎,众生相实在五花八门。有隐瞒病情连夜逃离疫区的,有本没有事非要去医院检查结果却在人们密集的医院感染的,有无法确诊责怪zf的,有从外地海外捐赠物资的,有趁恐慌涨价口罩甚至骗钱赚国难财的,有各种传谣捏造谣言的,有说实话却被惩罚的,有台湾拒绝出口口罩,香港伸手向大陆要口罩,也有日本无条件减免所有肺炎患者治疗费用,应有尽有无所不有。

科比突然去世也是,科比粉痛哭流涕,篮球粉不敢相信,纯路人冷眼旁观,还有路人管闲事的。

我一开始是麦迪粉丝,不知为何成了科​黑。我不喜欢他抛弃团队篮球的个人英雄主义,不喜欢他好胜斗气的凶狠表情。但我一年一年被他打服,在他退役上彻底改变我曾说过”老大尽力啦”时对他的感情,成为了轻度的路人粉。他41岁正值壮年的突然离世,也让我一时间无法接受,就跟当年速度与激情的paul walker车祸去世一样,过于突然得让这缅怀都蒙上了一层​至今不敢相信的超现实感。

路人观点,我能理解,当年张国荣突然自杀,乃至于现在每年愚人节总有人纪念他的情况,我也不能理解,于是有了文初引用人类悲欢并不相通的感叹。

但即便如此,也有无法理解的人各种言论​。

说缅怀科比不如赞誉钟南山,实在无法理解这脑洞,仿佛人同时只能做一件事,​吃饭的时候鼻子进不了气,喝水的时候眼睛看不见东西一般。为什么要道德绑架一群​爱好者?每个人都同时有不同的身份,篮球爱好者也可以同时是医生,前线的志愿者也可以同时是饭圈粉头,海外捐钱捐物资的热心肠也可以是同时是二次元大大。在追寻自己爱好的同时丝毫不影响他们爱国或者为国家做贡献。

​怀念年少时篮球场上的英雄,怎么就碍着我敬佩84岁高龄奋战一线的钟南山​院士了?似乎所有手上事情都要放下,盯着手机刷新闻捐钱才合适?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爱国贼了?

但退一万步看,可能是我不理解他们,如同他们不理解我们一样的感情。

是啊。一个和我无关的人,做了一件和我无关的事,影响了和我无关的人,我怎么能够理解甚至安慰他们?

街灯的光穿窗而入,屋子里显出微明,我大略一看,熟识的墙壁,壁端的棱线,熟识的书堆,堆边的未订的画集,外面的进行着的夜,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这也是鲁迅。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社会的复杂性,使得蝴蝶效应无比强大。武汉的一些(愚蠢的)野味爱好者让现在全中国人人自危;大洋彼岸的篮球运动员意外身亡,激起了国内人们的争吵甚至情侣分手家人反目。在现在这么发达的交通和网络下,没有什么信息是可以不在一天之内传遍天下的。在这张织得这么紧的一张网里,无数的人们,都和无数个人绑在一起,所以正因悲欢本不相通,更要相互理解。不禁想起高达OO里希冀的世界,所有人的意识都连结在了一起,都能理解对方。

理解万岁,它是如此珍贵。



« 帮我爸搭博客小记 :: Let g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