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动点出海专访post原稿

很感谢动点出海的鹏辉写的专访。我把我自己的草稿po一下,然后link到原文。Respect.

 

泼辣是我们2014年8月在硅谷开始的一个项目。当时我们三个人是想做一个纯网页端的修图工具,不需要下载,一切都是在线实现。同年拿到了真格、PearVC和斯坦福大学创业基金的天使轮投资,开始正经做这个事情。

后来我们发现其实对于用户来说,纯网页端修图这件事情的应用场景还是局限了,移动端才是真正的路线,于是我们做了手机app,并且和安卓手机厂商有了紧密的合作,在18年年底融了一轮由DFJ领投的A轮。现在公司40个人出头,散布在全球各地。

 

其实当年思前想后,没有什么选择。Polarr这个词本身是生造的,原意是包含摄影师使用的偏振镜片 (polarizing Filter), 将相同的事物区分为不同和两极化(Polarize) 以及对历史渐渐遗忘的宝丽来相机(Polaroid)的纪念和尊重。所以意译就有很大困难,我们选择了直接音译。那么泼辣一方面当时的SEO比较好,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们团队做事比较直接不拖泥带水,多少有点内味,于是就一直决定用这个名字了。

 

我们觉得整体上我们是希望更亲近用户。我之所以用亲近而不是了解是因为我觉得对于用户的理解永远是一个循环上升的过程,用户自身也在逐渐理解自己逐渐发现自己逐渐改变自己,毕加索每段时间的画风都一眼看过去不同;金庸早期作品和晚期作品读起来也有区别;所以用户修图的逻辑也是会慢慢有移动的。

作为一个艺术创作工具说去理解用户这个级别我们自认为还没有做到。所以我们希望做到的是能够亲近用户,就像你用久了一支笔,摸久了一块键盘一个鼠标,你画的东西敲的字再怎么变都是舒服的。

 

其实聊这个的时候我首先想给能看到这篇访谈的泼辣用户道歉。最近的一个大版本其实我们收到了很多差评,有很多的版本问题和bug,囿于我们的开发人力,我们一直在努力修复。最近6.0大版本我们的UI/UX大逻辑都有了很大的改变,很多老用户都来喷,但其实背后让我们痛下杀手的原因就是我们想简化之前的操作逻辑。如果做菜的时候,酱油放在柜子里,柜子在厨房外面,那么天天做菜的人一定是先把酱油拿进厨房,以后甚至会把酱油就放在锅旁边。我们的逻辑也类似。就是虽然之前的流程很多人用的顺手了,但是不能因为这个我们不去优化本来是冗杂的流程。

那么对于不同市场的不同挑战来说,我们其实是很幸运的,我们海内外的用户绝大部分都是很友好很热心帮助我们一起解决问题的。我们看到的一个特点是中国用户有问题比较喜欢自己解决,更多的是会提新功能要求;海外用户就更多会反馈日常问题和卡顿。那其实我们处理的方式是一样的,就是比较阶段性统计一下问题,然后坦诚直接地告诉他们怎么样的功能我们会做,怎么样的我们不考虑做,怎么样的我们会在什么时候做。

 

我觉得我们恰好碰上了一个技术爆炸从而导致社交状态爆炸的时代,与其说我们自身有了差异更不如说外部环境有了差异。

举个例子:instagram 通过给你的照片加上很简单很基础的滤镜就能提升观感,在几年前拔升了一代人的审美感,直到现在还有各式各样的关键词叫ins风。但是审美感的提升和人们自身创造水平之间的鸿沟就好像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一样大。

对于网民来说,对于摄入的内容质量要求越来越高,以前能红的内容创造者不精进自己的水平就无法保持粉丝量会被更努力的新人超过。很像比特币挖矿,早期好挖越到后面越难挖。然后每个人每天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所以内容制造者都在争夺这个有限的战场。整个生态就是一个很激烈的战场,从宏观上来说,没有什么赛道是绝对垂直的。比如作为一个公众号,你不仅要和同类公众号比,你还要和其他公众号比,你还要和其他软件比,你还要和其他游戏比,才能抢到这个用户这一天的这几分钟。所以我的收获就是,学无止境,不进则退啊!

 

最大的挑战是这样的,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这么几年来,现在丰富内容载体的领头羊已经从图片慢慢变成视频了。如果可以的话,你去看几年前的朋友圈也好、聊天记录也好,是不会互相发视频或者视频朋友圈的,那时候都是发照片。现在流量不是问题了之后,转发一个抖音视频,朋友圈发一段录像太常见不过了。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修图这块面对的冲击其实是立体的。虽然因为图片作为内容载体具有不可替代的特殊性,这种冲击不像是其他行业会面对的所谓降维打击。但是这对于这个领域的创业者甚至是大公司产品来说,如何迎接和拥抱这个变化是非常困难的。

然后自然而然有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工具类软件创业的出路在哪里。有很多工具创业者信奉的话是Chris Dixon的那句”Come for the tool, stay for the network”,一旦工具性做起来了就想打开社交性,毕竟强如支付宝都想做;也有很多是打算深耕工具这条线做好体验的。

我觉得最大的挑战就是很多人会被增长的压力或者伪需求蒙蔽双眼,然后两眼一抹黑觉得自己加一个用户头像加一个好友列表就叫做有社区,就能把用户沉淀下来,其实都是在变着法子骗自己造轮子。尤其是图片处理这件事情有instagram珠玉在前,所以更容易给创业者这个幻想的空间,觉得可以把这个事情做好把这个故事讲好。但是实际上这个过程是非常考天时地利人和的一件事情。

我绝对不敢说我们的应对方式是最好的,但是我们是坚信这个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用户给你这个app的机会往往只有一次,删app的念头却有好多次。所以泼辣是一直想要循序渐进,先去探索用户对于图片处理的需求,然后探索他们相关生态环境的现状,然后再去想我们工具做的怎么样了、我们适不适合做、我们配不配做除了工具外的生态的事。

 

2B产品我们有若干款跟各个三星、Oppo、一加、LG、联想、Realme等硬件厂商深度定制的图像处理服务。2C产品我们有两款,一款就是已上线很多年的主推产品图片处理软件泼辣修图,现在是3000万的用户量;一款是之前曾经获得2019苹果年度趋势app的视频拍摄软件24fps,其中第二款我们已经下架优化,准备打磨出一个全新的体验重新发出来,敬请期待。

 

我们的愿景叫做“Help you express yourself visually and ignite the creative sparks in others,帮助用户映现自我,点亮创意”。我们希望通过简化创作流程,优化创作环境,让不同审美背景下的各式各样的用户都可以用泼辣装扮自己的图片。

 

 

对话泼辣科技联合创始人梁逍:从克制出发,讲好一段属于修图工具的故事



« 上海-杭州short week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