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第二文

都说文身会上瘾,其实我并没有。文身还是蛮痛的,而且后续护理的阶段也并不是那么方便,更何况小时候读三国印象很深的一句话就死夏侯惇的父精母血不可弃也,所以我也一直不建议盲目搞自己的身体,除非很有意义。我最早动了文身念头就是想把妈妈的名字文在身上,虽然后来艺术化设计了一个图案,但还是觉得和初衷不太一样,所以就一直心心念念到现在。
原本去年约了陈坡老师的时间,结果不巧因为他临时有事,导致没能成行。一拖就是一年,今年恰好要去北京办事,赶紧约上,终于了却一桩心事。而且,适逢和小明订婚,于是我想好事成双,把她的名字也文在身上。

我的想法,是把妈妈临走前给我写的最后一封信的签名,挑个单字加些笔锋文在背上,

然后把小明的名字做个闲章,放在三头的位置。

陈坡老师毕竟老司机了,一小时不到就完成了,结果超级满意。


想起旺达与幻视里的一句出圈台词:But what is grief, if not love persevering?
很多翻译都说这句话的意思是,爱之深痛之切,没有爱就没有悲恸,blah blah blah. 其实并不只是如此,因为persevering,是延续。悲恸是爱的延续。
它是你没有用完的爱,留在眼角的泪水,塞在喉中的哽噎,堵在心口的疼痛。它是你心底对ta那份无处可去的爱。但有着这悲恸,就说明你还延续着你的思念,最后学会和它和平共处。
大概就是因为我对她的爱无处可去吧,所以文身,所以写字,所以隔一段时间要给她的微信号发几句话报个平安,其实也是尝试给自己和解。
希望看到这段话的你,家人身体健康,多和爸妈聊聊天,表达表达爱意,总不嫌多的。



« 她说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