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

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
万岁更相迭,圣贤莫能度。

人生好像旅客寄宿,匆匆一夜,就走出店门,一去不返。人的寿命,并不像金子石头那样坚牢,经不起多少跌撞。岁去年来,更相替代,千秋万岁,往复不已;即便是圣贤,也无法超越,长生不老。

今天是我妈的生日,凌晨的时候照旧给她发微信,写着写着不由自主地眼泪掉了下来。阿潘看着我哭了之后过来抱着我,也哭了起来。

妈妈走了四年有余了,四年里我也变了很多,现在三十而立了,最大的遗憾还是她不能在我身边。想想以前自以为自己很懂事,自以为自己工作了就知道一切,还惹她生气,有机会却不和她聊天。她有那么多的故事我还不知道,却再也无法知晓;我现在有那么多新的经历想和她说,也只能化作单向的微信发出去慰藉自己。说是仪式感,其实只是想和自己的难过和解。想起当时毕业后刚回深圳,却又非要为了工作搬出去住,以示独立。虽然也不能彻头彻尾地否定,但着实错过了不少和她相聚的时间。她心疼我通勤远,还经常劝我不用回家。我那时候只会take it for granted,大剌剌地在外面逍遥自在。如今想想,陪陪父母,珍惜当下,又有何不好,果然是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晚上的时候给我爸和外婆都打了电话。没敢和外婆提我妈生日这茬,她应该也不过阳历,所以估计也联想不上。她说叫我下次去上海的时候提前和她说,她做甜酒给我喝。我一时间又没绷住,挂了电话之后又没骨气地哭了起来。
是不是有了离别,我们才更懂得陪伴?但如果能不离别,我宁愿什么都不懂。



« 再见黑寡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