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Quince

Random Pieces of Mind

Quince

又是一个加班到深夜的夜晚。

沈言早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好在他对自己的工作丝毫不排斥,而且一起加班的小伙伴也还有比较合得来的性格,所以就当年轻拼搏锻炼一下。如果不是要回家喂家里的兔子,或者说如果不是因为公司不能养兔子,沈言大概真的会在公司睡。

沈言先和同事挥挥手,嬉笑一阵之后就走进了电梯。diecinueve, dieciocho, diecisiete, dieciséis…每当很晚的时候坐电梯下去,沈言都喜欢在心里从19楼往1楼用西班牙语念一遍数字,这是他特地在楼下的墨西哥餐厅里学来的。

“Quince.”

电梯进来一个满脸泪痕的女生。

沈言以前从没想到这个钟数会有自己组之外的人还在公司。更没想到这个钟数会有一个刚哭完的女生和自己搭一部电梯。

“好像眼泪对皮肤好。”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脱口而出这么无厘头的话,可能是想安慰那个女生一下。

女生也愣了一愣,转过来看了看沈言。沈言尴尬地耸耸肩,尝试摆出一副“我是尝试安抚你”的表情,但是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看上去反而像是“我就是调侃一下你”的脸。 他应该也感受到了这尴尬,从背包里抽出了一包纸巾递了过去。

女生接过纸巾,沈言补了一句“呃,我是想安慰你来着…”女生梨花带雨地点点头。这时候沈言才来得及端详她,高高瘦瘦长得很漂亮,看上去是很温柔的女孩。

 

“不知道哪个混蛋欺负她。”不自觉地,沈言就设定了一个始乱终弃在外彻夜不归对她不好的男朋友形象,似乎自己可以过去保护她带她逃离那个男朋友的魔爪从此过上开心生活两个人天天一起加班到深夜的日子……

他也想搭讪一下,不过问别人为什么哭似乎很唐突,不问的话又好像特别的拐弯,不然还能聊什么呢?啊,那就把她当作一个并没有在哭泣的普通电梯里撞见的女生来搭讪吧…

 

“那个…你还好吗?”“没事,我一会就好。有的事情,没有办法,就是会难受。”意料之外地,女生回了一句。“也许说出来会好一点。每个人都有倾诉的欲望来着。”沈言说道。

女生抬头看着他,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我曾经很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我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喜欢他。喜欢到连原因都不存在那样。”

“他是一个每顿饭要吃三碗大米饭,无辣不欢的外胚型人。而我是当时是一个沉迷于健身减肥,一年多没有吃米饭的人。”“啊,好厉害。”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每次来,我都做很多很多的米饭、辣椒炒肉、番茄炒蛋,再烧一大碗热热的排骨汤。这种我碰都不想碰的菜。”“啊,好棒。”

“然后他会一点不剩地吃完,我都是看着他吃,然后自己吃一点点。完全是因为他我才会吃这些菜。”“辣椒炒肉明明就很棒啊。”

 

说到这里,他们到了一楼。

“后来我们分开了。因为种种的原因,我们没有再交往了。我又接着每天吃沙拉健身的日子。而我再也没有动过为一个男人改变自己的饮食观的念头。再也没有人会让我想放弃我自己的草,看着他大口大口吃肉。”

“刚才就是加班到很晚,突然看到了一条他的消息。”女孩慢慢地说。

沈言说:“你会的。为他人改变,忍让的程度,取决于你喜欢的程度。只是因为没有遇到另一个人让你这么喜欢,不代表就没有这样的人了。”

他看着她说:“况且,没准你会碰到一个人,本来无辣不欢吃三十碗大米饭,为了你,天天和你一起吃草。这样不是更好?我本人是不会吃草的,不过我有一只兔子,可以借你陪你吃草…”

女孩笑了,说:“谢谢你。我叫杨缇安。绞丝旁加一个是字的缇,安全的安。”沈言说:“应该的。我最喜欢安慰美女了。我叫沈言。沈阳的沈,说话的言。你知道比安慰美女,我更喜欢什么吗?”

缇安说:“我不知道,读一些什么眼泪对皮肤好的冷知识吗?”沈言笑着说:“不是,是问哭完的美女要不要送她回家。”

两人一起走出了写字楼。背影在一点半的深夜被街灯拉得很长。



« 这一个半月。 :: uber和滴滴:打不过就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