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夜宴

那个男人的两只手的袖扣价格就顶的上他的整套西装。他不无怨恨地想。
“他一定要装到如此地严肃而完美么?”他心中默默地念道。
面对镜子里被汗浸湿的自己,他开始一点点被所谓嫉妒吞噬。
“我自觉是一只兽。”他对自己说。
(更多…)



« 反对 :: 寂寞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