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thx dad

昨天回了一趟罗湖和我爸吃饭唠嗑。
坐下来泡茶的时候,我本来不想告诉他纹身的念头突然开始动摇。我试探地问了一句,你还记得你的英文名是咋来的不。他说当然,你小时候学的那个童谣。他直接念了出来,我当下有点感动,他还记得这个事情。
于是我把衣服脱了,给他看纹身,跟他说这代表着他和老妈。两只黑色的鸟,在我身上盘旋,不会离开。

他突然红了眼眶,我没有想到,我以为他会说我几句。他说你干什么我都不会说你,说你了你以后不告诉我了怎么办。于是我绕过茶桌抱住了他,他小声地说他一直很想念我妈。我说我也是,所以我才把她画在我身上。
于是我们两个抱头哭了一阵,他缓了过来之后很开心地拿起手机拍了几张照。我很意外,但更多是开心。我爸真的变了很多。

那就这样,这个纹身陪我到老。



« 动点出海专访post原稿 :: 谛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