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Pieces of Mind

Work from San Jose杂想

刚从美国回来,结束了为期两周的出差。

这次出差,是我回Polarr之后第一次去美国的办公室,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见。这个经历很神奇,就跟重新回到湾区的感觉一样,又熟悉又陌生。四五年前的很多餐厅和地方还一样,很多人也还在,但是又多了很多变化。

街上到处都是共享电动车,我也注册了bird和lyft用了起来,每天早上把车停到酒店之后就踩上电滑板去吃个早餐,时间充裕的话甚至可以买杯philz. 莫名地给其他china team的同事种草了philz,但同时感觉也许我们的policy太宽松了,总有人很懒散地就跑很远去买咖啡,或者早上明明住在街对面但也要到很晚才来办公室。

San Jose街头的流浪汉和奇奇怪怪的人很多,有时候真的是有点心慌。确实不适合居住,相比起来还是palo alto这些富人区好一点啊。这次主要活动范围在san jose,跟以前住在sunnyvale的时候还是很不同。

当年我撮合的华哥和冰心已经娃都有了,依稀记得那时候在tea era帮他们分析感情问题,现在想想那时候真的是闲得慌啊。以前一起玩狼人杀的一群人基本也没有再继续狼人杀了,大家都老了,都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了,没有再一宿宿地在狼人夜晚里尔虞我诈了。

San Jose办公室一下子装30个人的后果就是路由器直接罢工,一群人需要去负一楼的共享空间里工作。然后下班后安排得满满当当的团建活动,包括数不清的聚餐、一次laser tag、一次在复古的电玩店里吃饭加打arcade、一次烧烤生蚝+hiking、还有若干个小范围的活动。

美国team的人都好年轻啊,24fps的pm是个95年的爱斯托尼亚小伙,并且他也是我们公司唯一一个和神秘的daniel(polarr第一个海外的远程工程师,俄罗斯黑客,卖了自己的公司,买了一堆比特币,又卖了比特币把钱全给了他妈妈,我认识的唯一一个泛性恋)面基了的人;ios是一个96年的印度裔小哥,会因为和家里人吵架怒而离家出走搬到LA可以说是十分加州青年了。

恰逢borui和derek去和我们新的board member开会,我就也去认识了一下她,顺便拜访了一下dfj的办公室,确实十分高大上。顺便也聊了一下明年或许可以做的L1签证。

时隔四年又去斯坦福的arrilaga打了一次球,全场木地板+空调真的是打多久都不累。而深圳这样的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真是难受。will的机动性还是那么强,郑师傅的三分还是那么犀利。而我除了比以前打法更靠外了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不同,最近的运动量也算ok不至于在体力上有什么脱节。

和很多之前只在slack上交流过的网友见面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尤其是我们第一个工程师sean,我们认识五年了,但是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就像很久没有见面的老朋友,但又像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在办公室观察了两周,我对有的人的一些工作习惯还有合作dynamic有了更深的认知,但不得不说,问题真的很多,也许真的是因为公司整体比较年轻比较chill、也许是因为大家都没有见过面在一起很兴奋,上班的时候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人聊起来。聊着聊着就会high起来然后音量就会提高,十分distracting.

顺便也刷新了一下公司的文化,如下:

后面有空再写一篇post聊聊这几个value吧。



« 钱财乃深外之物 ::